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色即是空】【更新第41章】
               色即是空


字数:96442字
TXT包:  【色即是空】【更新第41章】.rar (92 KB)  【色即是空】【更新第41章】.rar (92 KB)
下载次数: 42



           序篇·生命中不能承受的痛

  这是我在「飞驰车行」工作的第七十三天,这段日子我用拼命的工作将自己的生活填塞的满满的,只有这样才能让我暂时忘却安然不辞而别带给我的痛苦。
  「叶翔!有人找你!」苏伯沙哑的声音伴着引擎的轰鸣传了过来,透过车底的空隙,我看到一双修长完美的长腿,向我这边优雅的走来,白色的高跟鞋有节奏的敲打着满是油污的地面,单从鞋上不菲的钻饰就能看出主人身份高贵。
  我从车底探出头来,从我的角度刚好看到她天兰色短裙中白色的底裤。她马上意思到了这一点,双腿下意识的夹紧,精制的手袋自然滑下,恰巧挡住了我的视线。

  这是个长发披肩,一脸清纯的学生妹。

  「有事快说!我还要修车呢!」我大声喊叫,只有这样才能压制住四周引擎的轰鸣。她声音显得十分稚嫩,怯生生的说:「叔叔,我的车坏了,那边那位老伯伯说只有你能修得了……」

  她居然喊我叔叔,要知道我今年才二十岁,从国立机械大学刚刚肄业一年!我最多比她大四岁,这小妞真把我气糊涂了。

  我没好气的说:「你去那边登记,我们修理车子也要按顺序来。」她弯下身子,乌黑的长发像瀑布一样垂了下来:「求求你了,我可以给你双倍的价钱。」
   我不屑的哼了一声,缩回车底,她居然从手袋中取出两张百元的大钞,伸到
车底说:「这是我给你的小费。」真是个不知生活艰辛的富家千金,我张开满是
油污的右手一把将钞票抢了过来,从车底钻了出来扬了扬头说:「走看看你的车
去!」

  我这才看清她的身材很高,大概有一米七零左右,加上足下的那双七公分的高跟鞋几乎快赶上我的身高。

  我跟在她的身后,尽情欣赏着她优美的背臀,现在的小妞真是发育的太快,难怪社会上的性犯罪愈演愈烈。苏伯不怀好意的向我挤了挤眼睛,这老头,一定是又想偷懒。要是知道能挣二百元小费,他早就抢着去了。

  一辆崭新的红色保时捷静静的停在车行门口,四周围了几个看热闹的路人,我分开他们走到车前,凑到仪表盘前看了一眼转身就走,那女孩拦住我,神情有些生气:「怎么,你还没看呢!」

  我向她笑了笑:「小姐你是不是耍我玩呢?」我指了指仪表盘上不断闪耀的
光标:「看清楚,你应该认得英文,没有油了,你该去加油站!」女孩的脸羞的
通红,她分辨说:「我刚好开到这里停了……」我点了点自己的脑壳:「我真怀
疑你这辆车是不是偷来的!」

  女孩气得重重跺了跺脚冲上车去,狠狠的甩上车门,算她倒霉,谁让她碰到我这个情绪低落的「叔叔」呢。

  最近的加油站距离车行还有一公里,看在她给我二百元小费的份上,我决定帮她一次。

  我轻轻敲了敲车窗,车窗缓缓滑下,女孩余怒未消的看着我。我将手中的油桶放下,转身走回车行,苏伯好奇向外张望。我没好气的说:「看什么!老懒虫
,尽会干扰我工作。」苏伯忽然笑了起来,我忍不住回头看去,那女孩费了好大
力气也未能将油桶拎起来,更不用说往车内加油了。

  这次我可真不是存心,我们车行就那么一个二十公升的油桶,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得!送佛送到西天,今天老子就做回好人。

  我从她手上接过油桶,将汽油倒入油箱。加了大概五公升估计足够她开到加油站我才将油桶放下。她显得对我十分感激,一开口却把我气了个半死:「谢谢叔叔!」这小妞是不是喊叔叔上瘾。

  我向她伸出满是油污的大手。「什么?」她显然不明白我的意思。

  「钱!」我慢条斯理的说。

  「我刚刚不是给过了吗?」她以为我在敲诈。

  「刚刚是小费,现在我要的是油钱!」我一副无赖的嘴脸。

  「多少?」她打开手袋。

  「五公升按市价大概十五块。」

  她飞快的抽出一张五十的钞票掷到地上,转身上车,引擎轰然发动。我躬下身子拾起那张钞票。

  汽车开出二十多米,她忽然从车窗探出头来,回身向我伸出了中指,丢下一句话:「无赖!」一溜烟向远方开去。真看不出,这小妞还他妈的蛮有性格。
  我正要回去工作,大头李又来找我,他是我一起训练的车友,虽然共同在一个队里,我们却是两个极端,每次比赛的结果往往都是我第一他最后。他虽然车技差,可为人热情,再加上有个能算上中产阶级的老爹,没事总请我吃饭,所以我们相处的一向都很融洽。

  他晃着大脑袋乐呵呵的冲了过来,将我拉到僻静的地方,神神秘秘的说:「翔子,告诉你个喜讯。」「什么事情?」自从安然走后,我对任何事情都变得不感兴趣。

  「你猜猜!」这小子一脸的兴奋。

  我有些不耐烦:「靠!你不说就算,我还要忙着挣钱养家糊口呢!」我转身要走。

  大头慌忙拽住我:「我说!我说!你小子别急吗!」

  他凑到我耳边:「今天晚上在」胜利「体育场有比赛。」他说的是城中早已废弃的一个体育场,听说最近就要全部拆除。我皱了皱眉头,他补充说:「第一名能挣五万元奖金。」一提到钱,我不免有些心动,我望向大头:「全程多少公里?」「听说是一百六十公里!」大头对什么事情都是充满热情,但从来不去具体了解。

  「一百六十公里,那岂不是要绕场八十多圈?」我有些不敢相信。大头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已经给你报过名了,你就骑我那辆本田500,你自己的那辆破车最好还是放在家里吧!」我点点头,大头千叮万嘱,晚上十点不见不散。他将摩托留给我,自己打的回去了。

  下午的工作我交给了苏伯,为了晚上的比赛我必须确保机车的一切部件处于最佳的状态。引擎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我也许生来便是为赛车来到的这个世界
,我的父亲曾经是一名出色的赛车手,曾无数次举起亚洲大赛的奖杯,可是无度
的酗酒过早的毁去了他的职业生命,父亲所有的积蓄都花费在了酒精上,母亲在
绝望下离开我们父子而去,在这样沉痛的打击下父亲从此再未沾过一滴酒。
  为了筹集我中学的学费,父亲背着我参加了黑社会组织的地下车赛,在临近终点的一刻他那辆落伍的老式赛车突然自爆了,我见到父亲时已经认不出他的模样。只记得他最后的话:「小翔……找到你妈妈……告诉她……我有多么……爱……」

  父亲留给我的全部财产就是一辆破旧的两轮摩托,我的中学、大学就是靠着从拆卸摩托学来的修车本领挺过来了。

  后来我在大学里认识了安然,共同渡过甜蜜的三年时光后,她突然离开了我
,居然连一句话都没有留下,后来我才听说她和一个新认识的富商男友去了法国


  我轻轻关上了引擎,父亲泉下有知,如果知道我为了感情放弃了学业,肯定会骂我没有出息。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暂时把脑子里这些杂念驱赶除去,为了即将到来的比赛,我必须要好好休息养足精神。


            第二章·超越速度的极限

  晚上十点,我开着大头那辆本田500准时出现在「胜利」体育场的东大门
。远远的我就看到了大头,这小子看来已经来了不短时间,身边还有个不知从哪
里把来的小妞,属于那种娇小玲珑的体形,胸脯出奇的大,和她那不到一米六零
的身高显得极不协调。

  大头揽着那小妞的肩膀笑呵呵向我这边走来,瞧这小子一脸色迷迷的德行。我除下头盔,大头忙不迭的向身边小妞介绍说:「这是我的铁哥们叶翔,人称」闪电浪子「!是赛车界有数的高手之一!」靠!这小子真他妈能掰,我怎么不知道自己有这个外号?

  那小妞嗲声嗲气的说:「叶翔哥哥……我叫丽娜,我好崇拜,好崇拜你哟!
」一口不甚标准的鸟语,让人随时都担心她会闭过气去,临说完还没忘记抛过一
个媚眼,我不由自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一进入场地,震耳欲聋的引擎声此起彼伏,我全身的血液立刻沸腾了起来。大头凑到我耳边大声说:「你是第二十五号。」我点点头,大声问:「今天一共多少公里?」大头好不容易才听清楚,伸出三个手指:「三百公里。」「三百公里?」我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座场地周圈最多有两公里,那岂不是意味着要跑上一百五十圈?

  我熄灭了引擎,一把抓住大头怒气冲冲的说:「你小子耍我!」大头拽住我的手,陪着笑脸:「翔子放开,那个妞还看着呢!」我放开他衣服:「你自己去比,我他妈没功夫跟你逗!」大头连忙拽住我胳膊:「大哥,算我求你了,我今晚在你身上下了一万元的赌注,你不能眼睁睁看着兄弟倾家荡产!」

  我无奈的耸了耸肩,这小子也算摸透了我吃软不吃硬的脾气。

  大头嬉皮笑脸的说:「哥们,刚才我还没解释清楚,前五十圈在场内比,然后上清源高速,从三家仓折返,先进入体育场的就是第一。」

  这小子何止没有解释清楚,他分明就是设好了圈套让我往里钻,要知道在体育场中比赛,附近的警察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一旦上了高速只要被捉住,最少要拘役半个月。事到如今我埋怨他也每什么用处,逃兵我还从未做过。
  大头偷偷指着前面十八号铃木500车主说:「小心十八号,他是青龙帮的扛把子黑豹,尽量少和他发生冲撞。」这种地下赛车大都由黑社会操纵,我对这种场面也是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

  黑豹正巧这时回过头来,大头吓得连忙闭上嘴巴,黑豹满是刀疤的面孔显得格外狰狞,他示威似的向我伸了伸小指。

  我也不想多惹麻烦,将头转向别停方向。

  广播喇叭中传出一阵悦耳的女声「参赛车手请注意,三分钟后进入场地」,我向大头竖起了拇指,大头搂着他的小妞向我做了个V字形的手势。

  参赛的车手共计有52名,每排8名,我抽签轮序到第三排,算得上中等偏上的位置。几个妖艳的小妞扭着屁股在车道前来回招摇,她们是这种比赛必不可少的风景,比赛后往往会成为胜利者额外的奖励。黑豹处在发车线的最前面的位置,一双大手正在恣意抚摸一个红发小妞丰满的臀部。

  「比赛即将开始,请无关人员立刻退出赛道!」,52辆机车的引擎同时轰鸣了起来,顿时打破了原有的沉寂。那帮小妞叽叽喳喳的退到外圈,黑豹意犹未尽的在红发小妞屁股上重重拍了一掌方才放她离开。

  赛道前方橘黄色的灯光开始闪耀,所有车手的神经同时绷紧了。

  绿灯终于闪亮,52辆摩托车争先恐后的向前方冲去,我瞬间将时速提到了120公里,处于车队的中游位置。

  过去我曾经不止一次在这块场地上训练过,对路面的情况十分熟悉,胜利体育场是这个城市中最老的体育设施,因为年久失修路面变得坑坑洼洼,在这种路况下时速超出160公里就会十分危险。

  刚刚出发就有两名车手互相撞到了一起,我绕过出事的现场,稳稳的向前方开去。十圈以后,就已经有11名车手因为各种原因退出了比赛。

  大头向我做出手势,告诉我现在正处于十五位。我心中清楚的很,体育场中只是比赛的预热,真正的竞赛将在离开体育场以后开始。

  随着距离五十圈一点点的临近,场中的气氛变得越来越狂热,我已经攀升到了第十二位。黑豹在我的前方,处在第六的位置,他好像在故意卖弄自己的技术
,一个难度极大的转弯,引来现场小妞的一阵尖叫。紧跟在他身后的车手来不及
转向,连人带车飞出十余米重重的撞在场边草垛上,机车立刻燃烧了起来。
  五十圈的铃声终于鸣响,我立刻将速度提升到了一百八十公里,在冲出体育场前稳稳的处于第九的位置。

  从胜利体育场通往「清源高速」还有三公里的路程,这一段路虽然不长,对车手来说却是最为困难的路段,这段路没有一盏路灯。

  我凭着卓越的技术,摩托的速度始终保持在一百二十公里,冲上「清源高速
」的时候,我已经提升到了第七名的位置。

  一上高速公路,所有车手同时加快了车速,我本田车的码表已经指向了二百公里,夜风迎面高速吹过,好像有一个强有力的臂膀在向后推着自己的身躯,我的身体紧贴在油箱的上面,随着车轮的疯狂旋转不断颤动着。

  前方就是「三家仓」,马上就该踏上归程,黑豹已经领先了,我渐渐在超越齐头并进的三、四名,忽然两名车手同时向中间挤了过来。我不得已放慢了车速
,试图从右方再次超出,两人好像早就达成了默契,一左一右挡住了我前进的路
线。

  这帮杂碎!肯定是黑豹的同伙,故意干扰我的比赛,前方已经到达了弯道,我猛然将油门加大,一个高难度的内侧转弯紧贴着左侧的护栏冲到他们的前方。他两人也没有想到我的车技高明到了这种地步,在后面全力的追赶。我望着反视镜中渐渐缩小的两个人影得意的笑了起来。

  我轻易便超越了第二名车手,视野中已经出现了黑豹的身影,他的速度大约在二百三十公里左右,凭我本田机车的性能,很难在高速上超越他,黑豹肯定已经觉察到了我的出现,他的速度仍在不断的加快。看来经常在地下车赛中获胜的他,的确有高人一筹的实力。

  我死死咬住黑豹,他想尽一切方法仍旧没有把我甩掉。

  马上就要驶出高速,忽然身后响起了警笛声,这帮饭桶,真会挑时候出现。对于他们我倒不担心,他们驾驶的小龟壳,根本没有可能追上我。

  前方路面黑暗起来,我凭着对机车出众的控制能力,速度丝毫不减,黑豹在这种路况下速度明显的减慢。我本田车的车头渐渐已经接近了他铃木的尾部,我们同时听到了胜利体育场中沸腾的人声。

  我一点点超越了黑豹,他狰狞的面孔因为怨恨变得有些扭曲,两只眼睛露出恶狠狠的凶光。我鄙夷的撇撇嘴,根本不在乎他的样子,对于一个失败者,我没有必要跟他去计较。


            第三章·为了生命的尊严

  我的机车一冲进赛场,全场立刻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对于胜利者来说这一刻往往是最幸福的,我礼貌的绕场一周,在兴奋的满脸冒光的大头身前停下
。一帮花枝招展的小妞将我团团围住,在我身上连摸带拽,靠!到底社会不同了
,女人比男人还爱性骚扰。

  大头好不容易才挤了进来向我得意的伸出了右手五指,我明白他的意思,刚才这场比赛,我赢了五万块。瞧这小子一脸洋洋得意的死相,肯定从这场比赛中捞足了油水。

  我心情愉快的从比赛组织者「暴牙三」手中接过五万元奖金,要知道这可相当于我在车行打工两年的收入。我刚要从主席台上离开,两边肩头被人重重的撞了一下,险些将我撞倒在地。我抬起头,黑豹和他的一名手下气势汹汹的瞪着我
。我淡淡的笑了笑,从他们身边走过,这里是暴牙三的地盘,他们还不敢惹事。
  「小子!下次有你好看!」黑豹在我身后恶狠狠地说。我没有理会他,对于这种社会败类,最好还是保持沉默。

  我将机车钥匙掷还给大头,这小子刚赢了钱正想带那个妞去游车河,大头拍了拍我肩膀,小声说:「黑豹那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还是赶紧走吧!」他将自己骑来那辆破破烂烂的山地赛留给了我。

  我刚刚来到山地赛旁边,一个柔软的躯体扑到了我怀里,双手死死缠住了我的脖子,仔细一看原来是那个赛前跟黑豹打情骂俏的红发小妞,我用力推开她:「干什么?小心我告你强奸!」那小妞牛皮糖是的缠上了我,丰满的胸部死命挤压着我的身躯。「我对你没兴趣!」我有些不耐烦了。

  小妞弹性十足的长腿轻轻摩擦着我的敏感部位,我男性的本能不由自主的起了反应。小妞湿润的舌尖舔着我的耳垂,声音好像是在呻吟:「还说你不想?告诉你一个秘密?我今晚没穿内裤!」靠!现在的小妞真他妈让人受不了。

  我一把推开她,要是让黑豹看见这幅情景,这个梁子恐怕要结定了。

  可世上的事情偏偏就是那么凑巧,黑豹带着五六名手下正从赛道向这边走来
,他显然被眼前的一切激怒了:「妈的!干什么?钓我马子!」

  这红发小妞真他妈不是什么好东西,她扭着屁股向黑豹跑去,一副委屈的模样:「他……他想强奸我……」靠!到底谁想强奸谁?黑豹一把将她推到一边,众人同时从身后抽出了砍刀。

  事态那还让我多加迟疑,我迅速发动了山地赛,快速向体育场大门冲去。黑豹几人同时向自己的机车奔去,几个黑豹的手下挥舞着钢管从前面包围过来。
  我猛然提起了车把,车身向空中飞起足有两米,从几人的头顶越过,机车落在他们身后五米多的地方,强烈的摩擦迸出数点火花。

  黑豹和十几名手下同时发动了机车,向我追来。靠着山地赛那可怜的速度,我根本没有可能摆脱他们的追杀,我加快速度向体育场西边的小路上开去。前方两三公里的地方有一个土丘,越过它便能直达通往市区的主干道,我决定靠着山地赛的特长在土丘上甩掉他们。

  土丘已经在望,黑豹已经冲到了我的身后,铃木500从我的右侧向我一点点接近,砍刀的寒光通过后视镜反射到我的眼中,我一脚踢在铃木车的车身前方
,强大的反冲力立刻拉开了我们之间的距离。

  一百米、五十米我在逐渐的接近土丘,黑豹阴魂不散的又出现在我的右后方
,左手中的砍刀呼啸着向我砍来,我猛打方向,砍刀将泥瓦齐齐的削下。

  山地赛的前轮已经摩擦到了土丘的地面,黑豹几乎已经与我并驾齐驱,一刀向我的肩头劈来,我将油门加到最大,向土丘攀去,刀尖唰的划过我的后背,一股热流沿着我的背脊留下。我顾不上身后的创痛,拼命向土丘窜去。

  一到高地,黑豹铃木车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他和我之间的距离在逐渐拉开
。我终于冲上了土丘的最高点,山地赛提到了最高的速度,引擎一声轰鸣,我整
个人连同车子飞到了半空,我距离地面最少要有近十米的距离。

  公路两旁的路灯给了我明确的指示,机车越过防护林。重重的落在公路正中
,我能听到前轮爆裂的声音。大脑在剧烈的震荡下猛然一片空白。

  当我刚刚回过神来,前方两道夺目的车灯已经逼近我的身边,随着一阵刺耳的刹车声,我的身躯被向后撞出两米多远。刚刚清醒的大脑又糊涂了起来。
  一个身材颀长的少女手足无措的走下车来,她显然已经被吓得失魂落魄。我晃了晃脑袋,摇摇晃晃从地上爬了起来,向汽车走去,开门便坐上了副驾的位置


  那少女连忙跟上车来,这才看清我的比赛服上满是鲜血,吓得大叫了起来。
  「开车!送我到医院!」我说完这句话便失去了意识。

  我从昏迷中醒来,嘴唇干涸得就像要裂开,我知道这是失血过多的征象,输液瓶内的液体静静的流向我的血脉,向我暗示着自己正躺在医院里。我摸了摸身上,比赛服已经不见了,不知是谁给我换上了一身干爽的病号服,我忽然想起上衣口袋中的五万元钱。

  「护士!」我大声了喊了起来,一个扎着马尾的护士推门走了进来。

  「什么事情?」大口罩让她的话听起来有些瓮声瓮气。

  「我的衣服?」「你女朋友拿去洗了?」

  「女朋友?」我一脸的迷惘,努力回忆除了那头长发我再也想不起她是什么样子。

  「还有事吗?」小护士的态度有些不耐烦。

  我笑了笑,示意她走近一些凑到她耳边:「你长得很性感!」从她的眼神我就能看出她听到赞美的开心。语气顿时友善了许多:「你好好休息吧!」

  她转身走了出去,原本飞机场似的胸脯居然也骄傲的挺了起来,自信真的有这么大的力量。

  房门被轻轻推开了,一个美丽的长发女孩悄悄走了进来,她纤长白皙的右手握着一束康乃馨,我眯上了眼睛,静静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她来到我的床前,将那束鲜花插在早就准备好的花瓶中。我看着她好像在哪里见过:「你是来看我的?」

  她显然没有想到我会突然开口,吓得猛一哆嗦,花瓶翻倒在床头,里面的冷水流到我的身上。

  她清纯的面孔有些绯红,连忙扶起花瓶,从一旁拿出纸巾去擦我身上的水渍
。当她做完这一切工作后,才想起我的问题,反问我说:「昨晚的一切你都记不
起来了吗?」

  我忽然想起被车撞的那一瞬间,我一脸坏笑:「哦!我想起来了,是你开车把我撞伤了!」那女孩有些慌张,连忙摆手:「不是……你忽然从……天上掉下来,不然我怎么会撞上你?」我经她提示慢慢想起了昨晚的一切,这件事情的确怨不得她,归根结底都是黑豹这个杂碎惹的祸。

  「我的衣服呢?」我一直忘不了里面的五万块钱。

  「上面都是血,我帮你扔了!」

  「什么?」我几乎被她气得背过气去,要知道那五万块钱我是拿命拼出来的


  「那衣服很重要吗?」她看到我神情不对,小心翼翼的问。

  我怒气冲冲的盯住她:「听清楚!上衣的口袋里面有五万块钱,五万元现金
!」她忽然甜甜的笑了起来:「我还以为是什么,那五万元钱我早就帮你取出来
了,放在床头的抽屉里。」

  我打开抽屉,果然见那五万元钱老老实实的躺在里面。顿时放下心来,脸色也又了笑意。

  她微笑着说:「你这人好财迷!」我不以为意:「钱能给我吃穿用玩,我为什么就不可以财迷?少见多怪!」「什么少见多怪,我昨天就见到一个……」她仿佛想起了什么:「我怎么看你有些脸熟?」

  经她这么一说,我也有相同的感觉,我忽然想起她不就是昨天在车行修车的那个小妞吗?她几乎同时认出了我:「你是那个车行的……」

  我并不否认,笑嘻嘻的点点头,她的神情顷刻间变成了愤怒。拿起身旁的手袋转身向门外走去,我乐呵呵的在身后说:「你说要是事故警察来了,我该怎么说?」房门重重的在她身后关上。


           第四章·送我的那束玫瑰花

  我知道她一定还会回来,就算她多么的不情愿,可是交通警察仍旧会找上门来。

  「姓名?」这帮马路镢子都他妈一个腔调,好像别人该他多少钱似的。女孩不安的绞着纤长的手指:「Angle」「我是问你中文名?」「程小蝶!」
  我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女孩望着我的眼神流露出一丝愤怒。

  「怎么实习期还未满,就出了事故?」交警的声音十分严厉。

  我忍不住插话说:「这事怨我!」两人的目光同时向我看来。

  「我从土丘上突然冲下公路,是我撞的她!」

  那交警不屑的撇了撇嘴:「你耍我?现场土丘有十米高,你落下来早摔死了
,再说中间还有八米多宽的防护林?」我从心底讨厌这个自作聪明的家伙。
  「警官!你知不知道那辆摩托是山地赛车?平时你不看特技车表演吗?」
  他显然被我的言辞激怒了,伸手指着我:「你小子很狂啊!别怪我没提醒你作伪证是要坐牢的!」我无所谓的笑了笑。

  他转向程小蝶:「小姐!他既然主动承认了自己是责任方,你可以告他,向他索赔!」靠!这混蛋真他妈的卑鄙。

  小蝶看了看我眼睛中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愤怒,她缓缓摇了摇头。

  那交警仿佛明白了什么,站起身来:「你们两个串通好了是不是?好!」他伸手指向我:「你出院后,恐怕最少也要蹲上两个星期。」

  我向他扮了个鬼脸。看得出小蝶也很讨厌这个交警:「小心我告你恐吓!」小丫头还蛮厉害。

  那交警见实在问不出什么,气呼呼的甩手而去。

  小蝶感激的望着我:「谢谢你!」我朝她笑了笑:「这件事情本来就因为我
,有什么好谢的?」这时大头和他那个叫丽娜的小妞前来看我,他刚刚才知道我
受伤的消息。

  「翔子!我刚刚听说,黑豹真他妈不是东西,改天我找人做了他。」大头在小妞面前向来都是牛气冲天。

  「哥们伤哪啦?」大头伸手掀开我的被子,我一巴掌打在他肥胖的脑袋上,这小子就是这么没有顾忌,我下面只穿了一条小三角裤,小弟弟又不是时候的一怒冲天。

  小蝶满脸通红,转过身去,大头摸着自己的脑勺嘿嘿傻笑了起来。

  「我先走了!」小蝶拿起手袋站起身来,大头不怀好意的向我吐了吐舌头。这混小子,等我好了我一定狠狠揍他一顿。

  小蝶走后,大头神秘兮兮的凑到我床边:「哥们!眼光够毒的,哪儿把来这么漂亮的小妞,还不到十八岁吧?看样子就是个雏。」

  「我操你姥姥!」我搞不清哪来这么大的火气,大头尴尬的笑了笑。他看出我是动了真怒,向丽娜使了个眼色,将带来的饭盒放到床头。

  「你有伤,心情不好,我先走了!」大头情绪有些低落。

  「大头!」我在身后喊住他。

  「对不起!」我对刚才的态度有些后悔。

  大头向我理解的笑了笑,带着丽娜离开。

  我在医院中整整躺了一个星期,小蝶几乎每天都来看我,通过和她的谈话我知道,她正在美国读书,就读于世界闻名的哈佛大学主修国际金融。现在正是暑假,她回国来探望叔叔,顺便游览一下祖国风光。

  「这么说你是个假洋鬼子?」我和她熟悉了许多,言谈之间也随便了起来。
  「我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小蝶分辨说。

  我笑了笑,小护士走了进来:「叶翔!今天你可以出院了!」我从抽屉里拿出那五万块现金:「暗器小姐帮忙去结账吧!」我故意把Angle喊成「暗器


  小蝶不乐意的噘噘小嘴:「是安琪儿,不是」暗器「!」我无奈的摊摊手。「算了,你还是喊我中文名字吧。」

  我将钱递到她身前,她又推了回来:「我已经接过帐了。」我尴尬的笑了笑:「怎么好意思,是我自己的责任嘛!」

  小蝶的明澈的大眼睛忽闪了两下:「要不,你请我吃饭。」我连忙点头,说实话我开始对这小丫头产生了好感:「晚上七点,你在丽宫酒店门口等我。」丽宫酒店是这座城市中最为高档的酒店,我是真想好好表示一下谢意。

  小蝶却摇了摇头:「那里不好!」我不由得一楞,那里还不好?我总不能包架飞机请你去美国吃。小蝶看着我一脸的错愕,甜甜笑了起来:「你能不能请我去海边吃排档,我听别人说那里很不错!」原来是这样,富家千金和我这种穷人子弟到底不同,吃饭都图个新鲜。「没问题!」

  我提前十五分钟来到海滨停车场,将我那辆上午刚买的苹果绿色比亚乔750停在车场中,这款车型我看中了整整一年,今天才从别人手中买了下来,花去了我整整三万五,有钱真他妈好。

  我取下头盔,正看到小蝶在不远处向我招着手,这小丫头比我还沉不住气。
  她穿着一身剪裁合体的红色晚装,让她本来就姣好的体形更显出众,她一路小跑向我身边,我迎了上去。

  「我怕塞车,所以早出来了二十分钟。」她笑盈盈的说,我留意到小蝶玲珑的嘴唇擦了一层淡淡的口红,为她平添了几分妩媚。

  她似乎想起了什么,又走回车去,从车里拿出一大捧红色的玫瑰,递到我身前:「送给你!」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还是头一次有女孩送花给我。

  小蝶认真的说:「今天是你出院的日子,祝你以后平平安安,万事如意。」我不免有些感动,接过那束娇艳的玫瑰,在鼻前深深的嗅了一口,夸张的称赞:「真香。」

  小蝶的脸上绽放出一个可爱的笑容。

  我跨上机车发动了引擎,机车发出悦耳的轰鸣:「上车!」我将备用头盔递给小蝶。去海鲜大排档的路坑坑洼洼,再加上路面很窄,她那辆保时捷根本无法通行。

  小蝶拿着玫瑰小心翼翼的坐在我的身后,我将她的双手拉过,围在我的腰间
。机车猛然开动,小蝶吓得牢牢抓住我的衣服,我恶作剧的猛一刹车。由于惯性
,小蝶充满弹性的胸部整个贴在我的后背,两手紧紧抱住了我的腰部。

  我回身向她笑了笑,她的脸已经羞的绯红:「坐好了!」机车平稳的向海滨排档驶去。


            第五章·短暂的甜蜜时光

  我和小蝶在「听海记」前面停下,小蝶一下便看中了这个富有诗意的名字。我们两人在临海的一张桌子坐下,我为了表示诚意点了满满一桌子海鲜。

  「你叫这么多怎么吃得下?」小蝶对我的铺张浪费表示不满。

  「我吃得多,这些都不够我一个人吃得!」「骗人!」小蝶知道我在胡说。
  海风徐徐吹过,让人感到说不出的惬意。我和小蝶左右开弓大吃起来,向来不喝酒的我破例喝了两杯红酒。

  小蝶因为酒精的作用脸庞也便的红扑扑的,我将剥好的对虾放到她围碟里,她忽然格格笑了。

  「你笑什么?」我不解的问。

  「没想到我们两个冤家对头居然能坐在一起吃饭。」

  我也笑了起来,有些暧昧的说:「也许我们还会继续发展呢!」小蝶的神情有些羞涩,她低下头默默吃着我剥好的对虾。

  「准备什么时候走?」我岔开了话题。

  「明天!」小蝶的回答,让我感到十分的突然。

  「这么快!」我声音中掩饰不住失落。

  「也许寒假我还会回来!」小蝶的情绪似乎也有些伤感。我许愿说:「如果你回来我下次请你吃老李记的秘制千层糕!那可是这个城市的特产。」小蝶欣喜的点点头。

  我深吸了一口气拿起一个香螺,「嗖!」地吸进肚去,小蝶好像十分感兴趣


  我手把手教她:「捏住它的屁股,放到嘴边,全力一吸。」小蝶被我恶心的言辞逗的格格直笑,我们两人比着吃了起来,蘸的满脸满手都是油。

  我笑嘻嘻的望着小蝶:「你知道吃香螺还有健身的功效吗?」

  小蝶充满好奇的望着我,我拿起一个香螺吸的啧啧有声:「像什么?」
  小蝶摇了摇头。

  「接吻你都看不出来!」我笑呵呵的说。

  小蝶的面孔有红了起来:「你这人没点正行,我不理你了!」

  我们目光相遇,同时沉默了下去。

  「今天是……」「今天是……」我们同时开口。我很绅士的做了个手势,让小蝶把话先说完。

  「今天是我长这么大,最快乐的一天!」我内心中同步和小蝶说出了一样的话语。

  我忽然看到前方一个熟悉的身影,黑豹!我连忙低下头去,好在他正和几个手下喝的醉醺醺的狂喊乱叫。我将两张百元的钞票放在桌上,拉起小蝶向外走去


  「什么事?」小蝶有些莫名其妙,我低声说:「不要回头,我们赶快离开这里!」

  「叶翔!」黑豹在后面发现了我,大声的喊了起来。我和小蝶连忙跑到车边
,我迅速的发动引擎向前方冲去。

  小蝶的手紧紧搂住我的腰背,声音有些惊慌:「他们追来了!」我早就从后视镜看到了一切,黑豹和五六个手下驱车向我追来,我大声说:「抱紧我!」这帮杂碎,今天我正好用他们试试我的这部新车。

  小蝶柔软的身躯紧贴着我的后背,我感觉到她的身躯有些微微的发颤,速度表已经指到了一百七十,我在车河中回转穿行。

  黑豹和他的几个手下死死跟在我的身后,这小子对我恨到了极点。

  后面猛然传出一声巨响,我透过后视镜,正看到一辆摩托车飞向半空。显然黑豹的一名手下出了车祸。我加大了油门,车速增加到了二百二十公路,以这种速度在市区的主干道上穿行,在普通人看来简直是不可思议。

  连续转过几个路口,我沿小路行使到了停车场旁的海边,确信他们没有跟上才慢慢减低了车速。

  小蝶吓得几乎不会走路了,我将她从车上抱了下来。替她除下头盔,她的脸吓的煞白,好半天蹲在地上呕吐了起来。我连忙掏出手帕递了过去,却被她一把推开。

  她呕了好半天才停下,掏出纸巾擦净嘴边污物,忽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没事!你这不好好的嘛!」我好言相劝。

  她抽抽噎噎的说:「你……还说……请我吃饭,我……我全部都吐出来了!
」我暗暗好笑,陪着她蹲下,拉了拉她衣服:「我们换个地方再吃好不好?」她
头摇得像个波浪鼓。

  「那也不能蹲在这里,别人还以为我们随地大小便呢……」「再说!」她怒气冲冲瞪着我,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你才随地……」话到嘴边觉着不雅,她笑了起来:「你这人真恶心!」

  我这才放下心来:「说吧!想上哪儿吃?」

  小蝶摇了摇头:「不了,我回去太晚叔叔会担心的!」我点点头:「那好我送你!」「不用!我认识路!」

  我陪小蝶来到她的车旁,扶着她上了驾驶座。小蝶落下车窗,向我挥了挥手:「明天我赶一早的飞机,恐怕来不及和你说再见了。」我向她微笑着。

  小蝶从车内取出一个章精美的贺卡:「上面有我的地址和电话,你有空打给我。」我点点头,小蝶轻轻启动了车子,向远方驶去。

  我目送她的车子消逝在黑暗中方才回过神来,打开贺卡一行娟秀的字迹映入眼帘「叶翔:祝你一生平安!」下面写着她的地址,我仿佛梦醒一样冲到车前启动引擎向前方冲去。

  我按照上面的地址停在了花园街五十六号,从外面看这时一幢气势非凡的豪宅。我将机车停在马路的中间,远方车灯闪烁,小蝶开着她的保时捷终于过来。
  她根本没有想到我会出现在她的面前,我的手里捧着刚刚买来的九十九朵玫瑰,小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将玫瑰递到她的眼前:「送给你!」我满脸都是汗水,这半小时之间我几乎跨过了半个城区。

  小蝶的眼睛中露出些许的晶莹,她将鲜红的玫瑰紧紧贴在胸前。

  「哦!对了!我从机车后座上取下一个礼品盒。

  「这是李记的千层糕。」

  一串晶莹的泪珠顺着小蝶无暇的面孔缓缓滑下「谢谢……」她接过礼品盒逃也似的躲回车里。保时捷驶过我的身边,她轻声说:「我会给你写信的!」
  我呆呆的站在原地,望着她远去,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第六章·残酷的现实生活

  我决定不去送小蝶,一是怕我会忍不住爱上她,更主要的原因是我的自卑心在作怪,我默默的告诉自己小蝶只是自己生命中的一个过客,她对于自己就像蝴蝶对于花朵,虽然有过美丽的相逢却终究无法成为永恒。况且我自己只是一个终日与油污打交道的修车工。

  苏伯在一旁抽着烟,我帮他调试着车子。

  「翔子!我就是搞不明白,你一个堂堂的大学生,为什么非要在这个车铺里窝着!」这老头不止一次的为我感到惋惜。

  我用力上紧了螺丝:「你老人家没听说过螺丝帽精神吗?干一行要爱一行,再说人无高低贵贱之分,任何行业都需要有人去干不是吗?」

  苏伯掐灭了烟头:「我是觉着你太可惜了,整天抹油把子,将来能有个屁前途?」

  我正想反驳,接待室的赵莉喊我:「翔子!电话!」我抹了抹手,向接待室跑去。打电话来的是大头,听筒里面的声音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翔子!你快走
,黑豹带手下去砍你了!」我心中一怔,黑豹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我顾不上多加
考虑连忙脱下工作服准备离开。

  「翔子!电话!」靠!这小子又有什么事情?我连忙拿起听筒:「你小子还有什么事情?」电话那端忽然沉默的下去,我立刻感觉到这次不是大头。

  「我是小蝶!」听筒中传出小蝶温柔而略带忧伤的声音。

  「你在哪里?」我心中一阵激动。

  「我马上就上飞机了……」小蝶又沉默了下去,好长时间才开口说:「我以为……你会来送我!」我对着听筒一时不知说些什么。

  这时外面忽然嘈杂了起来,我慌忙说:「再会!」顾不得挂上电话,从后门溜了出去。来到我的机车前,发动机车冲了出去。

  刚冲出小巷,黑豹带着十几个弟兄从后门追了出来。

  我得意的挥了挥手,他们肯定已经追不上我了。

  我风驰电掣的向机场赶去,尽管我已经清楚小蝶的班机已经起飞了,一种无形的力量仍旧驱使着我向机场赶去。

  我看着不住翻滚的时刻牌,暗暗叹了口气,小蝶已经走了,我垂头丧气的回到停车场,刚到门前就听到一声闷响,抬头一看,我的机车被一辆黑色吉普碰倒在地。

  那吉普车好像没有任何停下的意思,一个疾转弯向我的方向开来,我不由得心头火起,这司机太嚣张了,我一个箭步冲到车前张臂拦在了车前。

  吉普车一个急刹车,在距离我还有十公分的地方停下。车门猛地打开了,一个一身黑色紧身套装的女郎跳了下来,我万万没想到这么野蛮的司机居然还是个女人。她齐耳短发,皮肤白皙而有弹性,脸上卡了一副「骇客帝国」似的墨镜,小嘴不停的嚅动着,正嚼着口香糖,十足一个小太妹的打扮。

  她反手关上车门:「小子!你找死啊!」靠!看不出这小妞还蛮横的很。我没有说话,指了指远处的摩托车。她回身看了一眼,一脸的茫然:「怎么?」
  「你碰倒了我的车子!」我有些生气了。

  「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碰的?」她的手指几乎戳上了我的鼻子。

  「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赖?」我还从来没碰到过这么刁蛮的小妞。

  她指了指停车场:「弟弟!看清楚,这里是停汽车的地方,你那辆破车应该停到垃圾堆去。」

  「三八!」我转身要走,她不依不饶的拦住我的去路。

  我有些无可奈何:「好好好!算我倒霉!」她忽然右膝一抬,猝不及防的顶在我裆下,我痛得弯下要去,她双手重重的砸在我的背后,我一下跪在了地上。
  「骂我三八!你也不看看姑奶奶是谁!」这小妞扭着屁股扬长而去。

  排气筒浓重的油烟喷到我的脸上,我捂着肚子强忍剧痛跑到机车旁,极度的愤怒让我几乎失去了理智,我迅速扶起机车,开动引擎向那辆黑色吉普追去,被个臭丫头修理了,传出去我还怎么见人。

  那小妞似乎故意在激起我的怒火,吉普车不紧不慢的在公路上S型行进着,我还未从疼痛中解脱出来,车速不敢提到太高。他妈的,老子要是抓住你,我非把你先奸后杀,不!先杀后奸方能解我心头之恨。

  吉普车渐渐加快了车速,我有些缓过劲来,车速立刻增加到一百六十公路,本来白天我不应该太过张狂,招来警察可不是玩的。可一想到这小妞如此可恨,我什么都豁出去了。

  我于吉普车的距离越来越近,几乎与她并行前进,小妞向我扮了个鬼脸,我决定在前面转弯处超过她,吉普车猛然向我身上挤来,靠!她居然想要我的命。我一个减速落到车后,吉普车已经进入了弯道,我清楚的听到小妞得意忘形的笑声。

  我紧紧尾随着吉普,这小妞真他妈的疯狂,一个疾转弯居然驶进了逆行车道
,我横下一条心,今天非捉住她不可。我们一前一后在车流中逆向行驶,两辆不
及闪避的轿车撞到了护栏上。我仗着出色的技术和机车灵巧的优势,终于在进入
下一个弯道前冲在了她吉普车的前面。

  「快让开,不然我撞死你!」小妞从车窗中探出头来。

  我猛然一个急刹,摩托车在原地横向移动堵在路心,这一手可是我多年苦练的结果。那小妞显然惊慌失措,刹车踩到了最底,脑袋由于惯性一下撞在车窗上


  我从车上跳了下来,打开车门,将那小妞从车上拖了下来,这小妞显然被刚才的撞击弄的头晕眼花,身躯不由自主的向我身上靠来。

  我将她推到吉普车上:「老子从来不打女人,今天算你运气好。」小妞似乎清醒了过来。忽然向我甜甜的笑了:「哥哥!你打算把人家怎么样?」「怎么样
?」我怒气冲冲,恶狠狠的说:「先杀后奸!」

  小妞一点害怕的意思都没有:「哥哥,你还是先奸后杀吧!人家还没有被强奸过哩!」妈的,怎么遇上这么个小骚货。

  她的小手轻轻搭在我的手腕上:「不过临死之前,我告诉你一个秘密!」「说!」我有些不耐烦。

  她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没人告诉你我是空手道黑带吗……」她手腕一翻
,我强健的手臂被她整个扭了过去。我痛得「哎哟」大叫。

  「强奸我!姑奶奶今天就废了你!」这个小骚货,照着我的命根又是一脚,我痛得几乎昏了过去。这时闻讯赶来的警察围了过来。

  这小妞一脸的无辜:「他要强奸我!」我痛得说不出话来,不知哪个混帐照着我的后背就是一棍,我扑通一声昏倒在了地上。


           第七章·漂流到生活的边缘

  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已经呆在审讯室里了,阵阵难熬的疼痛让我捂住了肚子。一个胖胖的警察将问讯录重重的甩在桌上:「你小子,胆子不小居然敢在主干道上抢劫别人,还要将人家一个女孩先奸后杀,忒毒了点吧?」

  我连说话都十分费力:「警官!你看清楚,那妞太厉害了,换成泰森都不一定能强奸的了她。」那警官忍不住哈哈笑了两声:「算你小子倒霉,你选谁不好
,偏偏选个空手道黑带强奸。」我怎么听怎么觉着这胖警察有些变态,他要是不
穿这身警服,真他妈跟流氓差不哪去。

  「说说你的作案动机!」

  「我哪有什么动机?」我终于知道被人冤枉的滋味了。

  胖警察重重拍了拍桌子:「还敢狡辩!人证物证都在由不得你不承认!」
  「警官!我是受害者!那个小骚货连续踹了我小弟弟两脚,我还担心以后性生活受到影响呢!」胖警察有拍了一下桌子:「你要知道,强奸未遂也是要判刑的。」我点点头,我在大学选修了三年法律,说起条文我睡着都比他熟。

  「那你还明知故犯?」胖警察的情绪激动了起来。

  「警官!你能不能给我一个说话的机会?」我揉着肚子说。

  「你说!」我正要开口,审讯室的门开了,一个秃头警员走了进来,凑在胖警察的耳边说了几句。

  胖警察听完显得十分生气,抓起案宗重重的摔在桌上:「你走吧!」我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怔怔的看着他「下次再和你女朋友玩!别跑到警局里来!」胖警察怒不可遏的说。

  我弄得一头雾水,捂着肚子走了出去,一出警局大门,便看到那个妞靠在吉普车上得意洋洋的望着我。我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我装作没有看到她,转身向东走去。

  「哎!」她拦在我的身前。

  我双手下意识的捂住要害,生怕她再给我这里一脚。她见到我的样子忽然笑了起来,她微笑的样子很美,看起来也并不是那么可恨。

  「上车!」她指了指自己的吉普。

  「我有!」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

  「看不出!你脾气倒是蛮大的吗?」她取下墨镜指着我。「那是当然!」
  「你的车让我送到修车行了,我先送你去医院!」这妞忽然像变了个人似的
。我一个堂堂七尺男儿还怕个小妞儿不成?不过她哪是一般的小妞,她分明是只
母老虎哩。

  她似乎看出我的顾虑:「我要是想害你,还能让你出来!」我恍然大悟,原来这个妞根本没有起诉我,怪不得那个胖警察这么容易就放过我。

  我肚子忽然又是一阵剧痛。

  她上前掺住了我的臂膀,我顺从的坐在了副驾上。

  吉普缓缓启动,我偷偷看着一旁的这妞,说实话她长得十分漂亮,像极了韩国的某个美艳女星,不过举手投足像个假小子。

  她向我笑了笑,递给我一个精制的三星手机:「给家里打个电话!」看不出她想的还蛮周到。我缩在真皮座中:「我家里就我一个。」她向我多看了一眼,轻轻打开了车内的CD机,空气中立刻飘满了周惠那柔情似水的歌声。

  我感觉稍微好了一些,变动了一下位置,她自我介绍说:「我叫蓝心,你叫什么?」「你名字还很女性化吗?」我口气多少带一些嘲讽。

  她不以为意:「这是我母亲给我起的名字,大概是想让我做个慧质兰心的女孩,要是她知道我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恐怕会失望的。」

  蓝心熟练的点着了一根香烟,将烟盒递到我的眼前,我摇了摇头。

  烟雾萦绕中她的面孔显得缥缈了起来,我忽然感到她内心的忧伤:「其实你长得挺漂亮。」我安慰她说。蓝心朝我笑了笑:「夸我漂亮的你是头一个。」
  我开始发现她没有开始那么讨厌:「我一见你就觉着你像个韩国女星,叫什么来者?」她被我逗得格格笑了起来,我终于想了起来:「河莉秀,对就是河莉秀!」她的面孔猛地绷了起来:「河莉秀是个变性女人!」

  靠!我怎么连这茬给忘了,我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我只是觉着他挺漂亮。」蓝心忽然笑了起来露出一口洁白的牙,我真是奇怪向她这样抽烟,怎么还能保持如此结白的牙齿。

  吉普车在市立医院前停下,这是我这个星期以来第二次来到这里。一下车我又痛得躬下腰去,蓝心扶着我来到急诊室。

  「怎么啦?」一个长得蛮丰满的女大夫漫不经心的问,我这会又痛的说不出话来。蓝心指了指我下体:「他那里被踢伤了!」「哪里被踢伤了?」女大夫头也不抬的问。

  蓝心气得一把抓住她的衣领:「你倒是看看,他下体被踢伤了!」「你干什么?」女大夫吓得脸色煞白。蓝心气呼呼的说:「你小心我投诉你!」女大夫连忙陪不是,向我挥了挥手:「来!到帘子后面我给你看看。」

  蓝心扶着我来到帘后。

  「把裤子脱了!」女大夫的态度变的温和多了。我看了看蓝心,她转过脸去
。我哆哆嗦嗦的脱下裤子,女大夫已经带上了手套,伸手一捏。我痛得哎哟一声
惨叫,靠!这不是趁机报复吗?女大夫笑眯眯说:「没事!有点淤血,两个睾丸
还是好的。」

  她讨好似的凑到蓝心身边:「你放心!不会影响到你们以后的夫妻生活。」她居然把我们当成两口子了,蓝心闹了个大红脸,我穿好裤子挪了出来。

  她又开了些消炎化淤的药,蓝心取了药扶我回到车上。

  我今天可谓是倍受折磨,躺在副驾上便不想动弹。蓝心发动了汽车:「我送你回家。」我点点头,将居住的地址告诉她。

  蓝心一直将我送到家门口方才离开,我一步一挪的走回屋里,想起今天的遭遇真是哭笑不得,我惹得事情,怎么报应到小弟弟身上了,老天爷真是不公啊!
[ 本帖最后由 szy123 于  编辑 ]附件
 【色即是空】【更新至41章】.rar (91.77 KB) 
, 下载次数: 32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www.com 金币 +16 转贴分享造福大众,论坛所有会员向您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