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没想到“小姐”竟然还是处女】
  我那时候的女友给我唯一的遗憾就是没能交给我她的初夜,心底的深处难免有那么一点空洞。总在和她做完爱后感觉有那么点缺憾,于是常常的问自己,处女真的和书上说的一样吗?和处女**-** 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我问我的女朋友,
问我女的朋友,答案出奇的相同———有点痛,有点血。按理说我的处女梦也该醒了。毕竟在丽水这个开放的城市里要去寻找一个处女不像赚几万块钱那么的轻松。我每天都做着我的处女梦。但是从那天起,我体验了处女。要问我的感觉?处女的缺憾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内疚。

  我知道,我又错了。

  那天,店刚做完最后一个生意,正在和另外两家公司的朋友讨论晚上去哪儿HAPPY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是一个熟识的洗头房老板娘打来的,说是有个小姐挺不错的,让我过去看看。反正又没有活动,去呗!

  那是在囿山路中国平安边上的一个洗头房,刚进门,那个贼婆娘就笑着给我们让坐,其实我很厌恶她的,她成全了多少对的狗男女啊。但是我又确实不能缺少她,心里也知道她的虚情假意只是看中了我们口袋里的东西。

  “小王!出来一下。”

  一个很普通的女孩,昏暗的光线下只能察觉她的身材很好,顶多十六七岁,装扮挺时尚的。(小姐见的多了,一般般,没意思。我开始左顾右盼)

  “小朱,过来和你说个话。”老板娘很神秘的把我拉到后面的小房间。
  “ 这丫头说自己是第一次,一个月了,只给客人洗头按摩。就是不出去,我都养了一个月了,今天终于松口了,但是又不要年纪大的,我没把握。要不你和你朋友试试?”

  “什么价格?”(其实我对那样的女孩第一次不报希望)

  “不谈钱,真要是的你看着给,假的你就当给我帮个忙了,我可不想再白养着了。”

  也许是老板娘的诚心打动了我,也许是我对处女还存有那么一点幻想,抱着死马当做活马医的态度,我决定试试。我掏出两千块给老板娘,“回来再算吧!”
  丽水的宾馆这段时间查的很严,我带着她去了东站附近的一个浴室,朋友开的,环境不错。

  “完了在喜尔顿的501房等我。”

  我直接和吧台要了一个包间,拿了毛巾就先去洗了。

  等我洗完到包间的时候,她已经在等我了,没有换睡衣,还是穿着自己的衣服。她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打量着我,我知道,她对我这么年轻的嫖客一定是很好奇的,她也一定奇怪凶巴巴的老板娘怎么在我面前会那么温顺。

  “你没有女朋友?”

  “你说呢?当然有。”(我注意到她的脚好白,她的羞怯让我有点目眩。)
  “你第一次啊?”

  “……”(她的小脸一下变的通红。看到她的手好美。)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场面由于我的惊讶变的有些尴尬。于是按铃叫来服务员打开电视。要了饮料和几样小吃。我开始和她找点话题闲聊起来。(那时我开始经察觉她是处女……)

  我知道她是景宁的,17岁,父母离异了。15岁就出来闯荡了。什么活都干过。很辛苦,但是赚不到钱,这次是准备做两年小姐就回老家做点生意。
  “为什么不穿睡衣?这样不难受吗?”

  她可能误会了我的意思,把毛毯铺开,钻了进去后就开始脱衣服。一件一件的从毛毯里往外面脱。脱完后她就把脸对着墙,背对着我。

  我给她的举动弄的有点不知所措。但是我除了也模仿她的动作之外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了。我脱完衣服后,把灯给关了。狼狈的钻进了她的毛毯里面。

  “黑暗中我能感觉到她肌肤的弹性和光滑,当我的手指触摸到她的身体时,我能感觉到她在颤抖。当我开始亲吻她时,她的双手紧紧的抱着我。她的双腿夹的很紧。我甚至不知道我的腿该放在哪儿。我开始发现对她有点感觉了。

  我费了好大力气才教会她如何去做,当我进入她的身体的刹那间,我终于知道了什么是处女。就是这一点的区别,却让我真正懂得了什么叫纯洁。看着她洁白的牙齿紧紧的咬着下唇,看着她的泪花在眼眶里转动。我情不自禁的放慢了我的动作,我一点一点的进入,她一点一点的往上面躲避。我抓住她的肩膀不让她移动。我停止活动。在她的耳边小声的问她:“是不是很痛?”她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眼泪终于从眼眶里滴落。

  我看的出她的痛楚。

  她到结束的时候也没有学会应该把双腿放在哪儿,我也尽量迅速的结束了这段肮脏的结合。没有什么快感,但是那短短的十几分钟却能让我直到今天还记忆犹新。虽然我还是很渴望,但是我始终没有勇气再对她要求什么。夜里,我搂着她入梦,感觉好美,

  我把她幻想成我的女友。幻想我的女友变的纯洁。

  第二天一早,等我醒来的时候,她已经醒了,躺在我的怀里一动也不敢动。我看到了她的眼睛很美,我开始好好的看她。想把她的样子记住。记在我的心里。
  “我给你找个工作?到我店里上班,一月1500。不要做这行了。”(我知道自己只是想给她点弥补)

  “不了,你很好,谢谢!把我忘了吧,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行吗?”我茫然……

  “我会记得你的。”

  “我也会的!”

  我忽然看见洁白床单上的一抹鲜红。(我锷然!)

  趁着她去洗手间,我偷偷地把身上的钱全部掏出来放在她的裤袋里,狼狈不堪的逃离了那个浴室!

  我知道我没有勇气再去面对她了。我怕再看她一眼就难以把她忘怀。

  我知道和她只是一场交易,一场金钱和性的迷乱。

  从那次起,我发誓今生再也不去碰任何处女。好美,好凄凉。

  直到今天我还在内疚,既然不能给她明天,我又为何劫走了她最宝贵的珍藏。
  我还在后悔……我开始远离那些肮脏的场所。我懂得如何去爱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