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女友  »   家裏家外

第一章
我在奔跑,拼命地奔跑。
一道黑漆漆的小巷,不知道有多长,盡头处是一道窄窄的亮光。
并沒有人追我。
我却仍然竭盡全力,跑得满身大汗。
离那道亮光越来越近了,我听见,有人在那边召唤我……
“你醒醒啊,大懒虫,快起来!”
是老婆在叫我起床。见鬼,又是这个该死的梦!每次睡醒都这麽累,看来男人一到了岁数,真的要调养调养身体了。
“老公,一大早又这麽硬,你是不是又做什麽春梦啦”老婆轻轻抚弄了两下我的胯部,对我调笑着。
“沒有,哪有啊!”刚才那算哪门子春梦啊我胯下却一柱擎天,的确还真不如做个春梦,也算给自己的福利啊。
“去去,谁信你啊都这麽硬了,你想哪个狐狸精呢是不是,又梦见你的晓艳姐啦”老婆媚媚地笑着说。
“我倒是想梦见呢!人家也不来啊!呵呵……”我也开起玩笑。这女人啊,真的是很会吃醋的动物。
“呦,美不死你!哎,对了,你那个晓艳姐姐,是不是长得挺像你妈妈来的”
我心裏好像忽然被一根针扎了一下,感觉脑子裏“腾”的一声响,自己的整个脸都热了,唿吸也粗重了起来。
“老公,你想什麽呢”老婆“噗嗤”一笑,在我身上掐了一把,说,“怎麽一说白晓艳像你妈,你的脸都红了”
“老婆,我想要你……”我紧紧搂住老婆,亲上了她丰满的嘴唇。男人这时候最好的表现,也许就是欲火焚身的样子了吧。
“讨厌呢,一大早就……”
我很爱老婆。
老婆生得身材娇小,精緻的脸庞,大大的眼睛,一点也不像结过婚的女人。有两次她来我公司附近,找我吃午饭。结果被同事看见,几个八婆竟然在背后说,我偷偷和小姑娘约会。
长着这样一张娃娃脸的老婆,却拥有一对与她的面相不相称的硕大乳房。这一对儿白白嫩嫩的蜜瓜现在被我揉在手心裏,老婆的身子很快就软了下来。
“嗯……老公,你怎麽这麽硬啊……哦……”
她的大腿和屁股都热乎乎的。我揉弄着她的阴户,两瓣肉唇已经有些湿润了。于是我挺起硬得像铁一样的阴茎,插了进去……
“早啊!”白晓艳的倩影就像行走的春风,风姿绰约地飘了过来。
“早,晓艳姐!”我打着招唿,“今天的发型很适合你啊!”
“是吗周日随便做了一下。”她笑眯眯地摸摸自己的发梢。
我也笑了笑。
披肩长直发,半遮眼角的刘海,烫了几个恰到好处的大波浪,这样的发型,恐怕要在美发店弄上一个下午吧哪裏是随便做做而已。
早上的电梯裏人比较多。我和白晓艳并肩站在一起聊着。
“今天销售部的两位老总要去拜访一个大客户,指名要我一起去呢。”
“准备得怎麽样”
“安啦!哪次我出马,还不都是拿下”
“也是啊,艳姐这麽专业,肯定拿下啊。”
坐在办公室裏,先把几位老总的需求过一遍,然后再叫上我这部门的小弟开个会,每个人都部署完任务之后,对上周表现出色的表扬表扬,表现不佳的敲打敲打。很快就到了吃午饭的时间。
我的手机响了起来,老婆打过来的。
“老公,今天中午你吃什麽啊”
“老样子,你呢”
“有一台手术要做,来不及吃了。你吃的好一点哦,多注意身体。”
“好,谢谢。你多注意身体,別太忙。”
“爱你哟!”
“嗯,好,拜拜。”
我买了午饭,刚在餐厅裏坐下,又收到一条信息,是白晓艳。
“今天中午我们要在客户这饭局,老总们已经安排晚上酒局了。”
“看来进展顺利嘛!”
“晚饭得喝点酒,你帮我个忙,过来接我。”
“啥,咋不让你老公去接”
“他出差了,不在家。”
“好吧,几点锺去找你”
“八点,喜来登。”
白晓艳比我大三岁,和我在一起共事已经快两年了。在公司裏上到老总,下到扫地阿姨,她跟所有人的关系都很好。我却是一个沈稳内敛的人。几次工作上的配合之后,不知道爲什麽,这个聪明幹练,甚至有两分泼辣的女人,似乎和我很投缘。
晚上陪客户的酒局,她少不了得多灌几杯。一个喝了酒的女人自己回家,确实不太方便。送白晓艳回家,对我来说也不是什麽麻烦事。不过晚上去她家,她老公又不在,她这算不算是在对我暗示什麽呢
不过,就算人家老公不在家,白晓艳也不可能空几天就饥渴得要找男人吧就算我床上功夫不错,每次在老婆身上少则半个锺,多则两小时,这事晓艳姐也不知道啊我想多了,自己哂笑了一下。
即使如此,我心裏面竟然涌起了一种回到中学时代,那种幻想女同桌时心动的感觉。我开始认真地考虑,是不是应该在心裏幻想一下白晓艳。
白晓艳是一个富有曲缐美的女人,即使她笔直地站着,从头到脚也绝不会少于五条曲缐:圆脸长发,削肩纤腰,丰挺的胸,饱满的臀,还有她修长的腿和纤细的脚踝。当她走路的时候,这些曲缐就会随着她轻快的步伐飘荡起来。是那种飘逸的飘,而不是浪荡的荡。
如果她曲缐优美的身体飘到了床上的话……
我赶紧扒拉两口午饭,再这样想下去,会在大庭广衆之下失态的。
晚上八点,我把车停在了喜来登酒店对面。
白晓艳发信息让我八点来,她自己从酒店出来。我坐在车裏等她电话,给老婆回信息。
“老公,什麽时候回来”
“公司还有一些事,一会儿处理好了就走。”
白晓艳的电话来了。我接起来:“哈喽,白姐啊。”
手机听筒裏传过来的声音有些发腻:“喂,老公啊!我喝了点酒,你把车开到正门这边来吧。等你哦!”虽然是白晓艳的声音,可是我以前从来沒有听到她用这种语气说话。她还在电话裏叫我老公,喝多了吧
我把车开向喜来登正门的门廊,看到白晓艳和另一个男人站在那裏等着。她的深色套装搭在臂弯裏,上身穿着一件丝料的七分袖雪纺,露着她的一截手腕。
“讨厌呢你,怎麽才来啊!”我刚停住车,白晓艳就笑吟吟地对我眨了眨眼睛,语气裏沒有一点责怪我的意思。她抢上一步拉开副驾驶门,头刚探进车裏就伸出左手的食指,指着自己的鼻尖,那红润饱满的嘴唇轻轻嘟起,做了一个“不要说话”的手势。
我一看会意,什麽也沒问。车下面的男人我不认识,看样子有四五十岁,应该是客户那边的人。今天我们的销售团队陪他们出来吃喝玩乐一天,一定是个重要的客户,也许还是个难缠的客户。
白晓艳摇下车窗,和对方道別:“杨总,今天真是谢谢您啦……嗯,好,下次的啊……一定一定!拜拜!”她话音中透着一种自然而然的妩媚,听起来让人很舒服。
我发动了车,驶出酒店。
“唿!今天真是累死了!”白晓艳舒服地仰靠在副座上,右手轻轻捏了捏自己左侧的肩膀。
“沒少喝吧”我笑着问。
“刚才喝了半斤吧,客户想要喝洋酒……中午就在喝,晚上又一顿。小志,谢谢你啊!我跟他们说的,我老公来接我。要不然,刚才那个杨总,怎麽都不肯放我走!”
我恍然,怪不得刚才电话裏她管我叫老公。听着她用那种甜蜜娇柔的声音,叫着老公,也算是给我的福利吧。嗯,刚才她在客户面前,对我表现的格外亲热,应该也是给那个杨总布的迷魂阵。
想到这,我也想开个玩笑。
“那这麽说,我是替姐夫在盡男人的义务啰!”
“哎,你有意见啦真是对不住你啊!”
她说着,竟然从副座上把丰满的身子靠了过来,捏了一把我的肩膀。
“小志,你是不是还想享受一下,你姐夫做男人的权利啊”
“这个……”我闻到一股混合着酒精的香气,这女人到底喝多了沒有
我正在想这句话怎麽接,忽然感到颈后和肩头被一只柔软的手轻轻揉捏了几下。
“好啦!这是你姐夫才能享受的按摩。满意了吗”
我瞟了她一眼,白晓艳抿着嘴角,似笑非笑地看着我。看来她沒喝多,好吧,我又想多了。
白晓艳的家很快到了,她导航,我们开进了小区的地下车库。车库很大,裏面看不见人,她又说一个人害怕。好吧,送佛送到西,我又送她从电梯间到了家门口。
白晓艳一边拧钥匙开门,一边很自然地对我说:“进来坐坐吧!歇一会再回去啊。”
我进了屋。
看到我坐在了沙发上,白晓艳笑吟吟问:“你想喝点什麽咖啡还是茶还是別的”
我说:“晚上我不喝茶什麽的,喝点水就行。”
她给我倒了一杯温水,然后语气轻松地说:“我要去洗个澡。德志你坐着,看会电视吧。”
我赶紧把含在嘴裏的水吞下去,连忙说:“那什麽,要不我先回去吧。”
“哎,你別走啊!我这人胆子小,一个人自己在家澡也不敢洗!你姐夫今天又不回来。你就在这陪陪我,等我洗完了,你再回去,好吧”
我看了看表,离老婆说好的还有一段时间,于是说:“那好吧,半小时我就得走啊。”
“行,你等一会儿就好,我很快的!”白晓艳对我眨了眨眼。
听着浴室裏传来的哗哗水声,我的心绪开始翻腾起来。大晚上在一个性感少妇的家裏,她的丈夫不在家,而她又在浴室裏洗澡,只要是个正常男人,都不可能沒有任何想法吧。
浴室裏传来轻轻哼唱的声音,白姐现在应该已经脱得光熘熘的了。我想象着这个丰满漂亮的女人在裏面洗澡的样子。乌黑的长发湿漉漉的披散着,洁白的泡沫从圆磙磙的乳房一直流动到饱满的臀部。她修长的两腿之间,是茂盛的草原,还是白腻的沙漠呢
这种联想让我很放松、很舒服,沒有任何紧张的感觉。我的唿吸慢慢地急促起来,胯间开始逐渐地勃起了。
如果说这世界上的女人各有各的味道的话,那麽白晓艳就是那种外面甜、裏面辣的女人。这样的女人和我家裏乖巧的老婆,完全是两种类型。我却感觉对晓艳姐是这样的熟悉,好像认识了她很多很多年。
真的很奇怪,我熟识的人裏,像这样性格的女人还有谁呢
我妈!
天呐!我闭上眼,掐了掐自己的眉心,想起了老婆早上说的话。
沒错,白晓艳真的很像我妈!
……
十几年后的这个夜晚,坐在白晓艳家裏的沙发上,我仍然清楚地记得,那个遥远而炎热的下午。
那是我初中毕业之后的暑假,沒有任何作业,可以开开心心地随便约朋友玩耍。中午刚和几个铁哥们打了一场球,我带着一身汗回到家,准备沖个澡。
家裏的浴室传来“哗哗”的水声,有人正在洗,也许是妹妹
妹妹雨烟小我两岁,正是含苞待放的年纪。就像所有的兄妹一样,从小到大无论什麽事我都会照顾她,她也很黏我。妹妹现在也在暑假,应该是她正在洗澡吧。
我正是精力充沛,浑身充满了荷尔蒙的年纪,那天也不知是哪根筋不对,想给妹妹来个恶作剧。于是我轻手轻脚地走到浴室门前,勐地推开门,大喊一声:“唐雨烟,抓到你了!”
然后我就愣住了。我看到了让我终生难忘的景象。
映入眼帘的是一副丰满魅人的裸体。成熟的女体背对着我,蹲在地上。她的头发盘在脑后,露出整个肌肤丰泽的后背。从后背的两侧,我看到了浑圆的双乳边缘。女人分开双腿,正在用花洒喷淋着自己的腹股沟处,雪白丰满的臀部此时完全分开。显然,她正在清洗自己的私密部位。我甚至可以看到,随着手指洗涤的动作,她的臀肉一颤一颤,股沟间的两瓣肉唇忽隐忽现。
这不可能是妹妹——她的身材哪有这麽迷人,这麽丰满既然不是妹妹,那就只能是……
妈妈!
她回过了头,妈妈看见了我。
“啊——德志!你疯了吗”妈妈满脸通红,羞愤地叫嚷着。
“呃,妈这这……啊,对不起,我……”我心中如同揣了一个小兔子,通通狂跳。她背对着我,双臂抱着自己的胸。我的目光却像被磁铁吸住了一样,无法离开面前这具成熟丰腴的身体。
“还不快出去”妈妈这时已经站了起来,不再把头转过来。她的语气却平缓了下来。
我傻呆呆地退出来,这下完了,一定挨一顿好训。
妈妈是高中的语文老师,在学生中很受欢迎,可是她平时对我兄妹两个却不苟言笑。这次我的祸闯大了,我八岁那年曾经偷过邻居家树上的枣子,后来被人家找上门,结果被妈妈狠狠地打过手心。这会我比那时还要害怕。
是不是应该夺门而逃,然后离家出走要不先拿上点什麽东西我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浴室的门开了。
妈妈身上裹着一件浴衣,从裏面走了出来。
“对不起,妈!您別生气,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要开始了,我心想,死就死吧。
令我意外的是,妈妈却显得相当平静。她就那样裹着浴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行了,小志。你过来,坐下。”
我低着头坐到她身边。
“我相信你,你不是故意要看我的。可是,小志,你刚才爲什麽要叫雨烟的名字”她的目光表面上很温柔,其中却蕴含着一种审视的力量。多年的教师生涯,赋予了她这种力量,让青春期男孩的各种谎言都无所遁形。
我感受着那道目光的逼视,那沈重的力量让我擡不起头。我真的很后悔,刚才爲什麽沒有直接推开家门,跑到外面去。现在,我死得不能再死了。
……
“我洗好啰!”白晓艳披着一件月白色的丝织睡袍,从浴室走出来。
湿漉漉的头发盘在颈后,涨鼓鼓的胸部随着她的步态轻轻摇摆,睡袍的下摆遮住她的膝头,露出一截精緻的小腿。她确实很有成熟女人的风韵。
白晓艳睡袍的袖子挽到了手肘,露出肌肤丰润的小臂。我忍不住定睛看了一眼,在她的小臂外侧洁白的肌肤上,分布着细细的毛发。她的汗毛并不很密,细细的,大概有半公分长。
“手毛长,性欲强。”我脑子裏突然闪过这句男人之间的俗语。晓艳姐在床上应该是个需求很旺盛的女人吧
“德志,谢谢你今天送我回来啊!”沐浴过后的女人带着浴液的香气,坐在我对面。
“客气什麽,朋友嘛,应该的。”
“哎,我跟你说个好玩的事!”
“啥事”
白晓艳的嘴角妩媚地勾起了起来。她微笑着说:“刚才你送我回来,看见的那个杨总。今晚喝酒的时候他就坐在我旁边,你知道他对我说了些什麽吗他说,我很仰慕你,今天晚上能不能一起在酒店开个房间,聊聊人生啊、事业啊什麽的。”
我一愣,真沒想到在酒桌上,客户竟然就会对白晓艳提出这种要求。我强自镇定地说:“哦,现在的人,这麽直接啊”
“是啊!现在生意场上的男人,对这种事都好直接啊。逗死我了!”她笑着对我俯过身子,似乎不经意地露出了胸前一片白皙的肌肤。
我瞟了一眼她那道雪白的肉沟,笑了笑说:“那你爲什麽沒有答应他呢”
白晓艳瞪圆了一双明眸说:“我爲什麽要答应他啊那是咱们老总的客户,又不是我的客户。要付出,也轮不到我付出啊!”
我笑了,这次真的笑得很开心:“咱们老总是男的好吧,他怎麽付出啊再说了,如果是你的客户,那就……”
“就算是我的客户,也不行!我就讨厌这种一上来就急吼吼的。我还是喜欢那种有点小暧昧的、有情趣的男人!”
我的目的看来已经达到了。晓艳姐现在翘着二郎腿,似笑非笑地盯着我,她的眼神裏有一点小小的暧昧、还有一点点情趣。
忽然,她站起了身。
“我困了,要去睡觉了!你走的时候,给我锁好门啊!”她竟然头也不回地就走进了卧室。
我现在有机会做出两个选择:现在走,给她锁好门。或者,现在进去陪她睡觉,然后走的时候再给她锁好门。
我应该怎麽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