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女友  »   内射风骚性感的老板娘

我是一个二十岁的小伙子,学历不高,只能在茶餐厅打工,每个月赚七八千元。老板和老板娘人很好,包我一日三餐,我可以省下一笔钱,茶餐厅每晚都接近十一二时才打烊。“老婆,今晚你打烊吧!”老板说道。“老板娘,怎么老板今晚负责不打烊你新来不知道,今晚是星期三,他要赶回家看夜马呢!只是六时而已,还有客人来晚膳,只得我们两个够吗应该没问题的!”时间匆匆的过去,又来到十一时,忽然有位客人来了。“先生不好意思,我们打烊了。”我说。“让他进来,他是我们的老主顾。他是新来的不懂,不好意思喔!不要紧!不要紧!吃点甚么你们还有甚么卖剩的,随便给我一点就好。等一下就行。小宏,给我端过去吧。先生,菜来了,希望合你的口味。老板娘烧的菜仍然很有水准。你夸奖了,哈哈!先生要点茶吗好的,有劳。先生,你的茶。唔,我食完啦,先走吧,明早还要上班,下次再光顾。老板娘,我先打烊吧。”电话忽然响起,老板娘马上接听:“喂!老公甚么坏了这么晚哪里找师傅呢好啦好啦,我再想想办法。怎么办啦老板娘我家的水龙头坏了,现在又这么晚,哪里找师傅呢我爸是维修工人,我都跟他学了些东西,也许我能修理。真的吗那么你跟我上来,看看你能否修理。咦!小宏怎么上来了。我来帮你们看看水龙头,我在我爸身上都学到些东西。哎哟,那么有劳你了。工具箱有么有有有,我给你拿过来。唔,问题不太大,应该很快可以修理好。嗯,弄好了,你看看还有没有问题没有了,想不到你年纪轻轻,竟然懂修理水龙头。”老板说道。“都是跟我爸学的,哈哈!下次你爸来光顾,我请他吃顿好的。”老板继续说。“我爸都不在这里住,他跟我妈和我哥都住在乡下。只有你自己一个那你住哪”老板娘问。“都是住在朋友家而已。原来如此。时候都不早了,我该走了。你都说时候不早,不如今晚就在这里睡吧,收拾一下杂物房就是了。老板,不用了,我在客厅睡就行,反正我在朋友家都是当‘厅长’。那好吧。你早点睡吧。嗯。”在沙发上,辗转反侧好久,就是睡不着,我静悄悄找找有甚么可以看。“哗!原来这里收藏这么多四级电影!”我喃喃地说。老板忽然走出来:“咦!小宏,你在这里找些甚么没……没甚么你想要这些光碟么你要就全都送给你,反正我全都看过了。全部送给我,太客气了吧就当是你帮我修理好水龙头吧。那就真的感谢你了,老板。早点睡吧,明天还要继续上班。知道了,你也早点睡。”翌日下班后,我带着一堆色情光碟到好友阿强家中:“喂!阿强!以后我们不用睡啦!甚么事你看!哗,怎么会有这么多色情光碟有些还是绝版的呢!老板送给我的,他说当感谢我帮水修理水龙头。你老板真阔绰,这里那么多,要看光肯定要花上两三个星期。别说啦!赶快播放!把声浪调大一点!哇靠!这妞的奶子真大!我老二已抬起头来。”阿强说。“要是能和她干,折寿十年八年也愿意。靠!她的呻吟声真他妈的销魂。这男主角真好性福,你看他每一下都用力插。有这么棒的妞,不用力插就亏本了吧。哇!她被中出了,我也想当那男主角啊!”阿强说了这句话之后,跑到厕所去,我肯定他忍不住去打枪。“怎么啦射了出来很舒服吧。真他妈的爽,你要去打枪吗不了,我要睡了,明天还要上班,你慢慢看。给我用力干!快点!宝贝,你的屄真美!啊……啊……啊……我快死了……你的鸡巴好大喔……干爆我的骚屄喔!!啊……啊……啊……啊……靠!好想射喔……好想射喔……射进来吧!射进来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射了!!”我张开眼,天亮了,再摸摸自己的裤裆,湿了,原来是发春梦。我伸伸懒腰,又迎接新一天的工作:“老板,老板娘,早!早!咦!小宏你好像有点累。对喔!昨晚睡得不太好。要放一天假吗不用,我还能支持的。不要勉强喔!放心,我没有问题。小宏,来了个多星期,觉得怎么”老板走来问我。“很好啊,都蛮习惯,老板和老板娘都很好人,我做得好开心。这里就好了。来!继续工作。小宏,来送外卖啊!”老板娘从厨房里喊出来。“来啦来啦!”我来到了一幢残旧不堪的大厦,还没有升降机:“有没有人外卖到!”一位青春的少女出来,问:“多少块盛惠二十八块。这里一百块,不用找续了。”钞票我拿不稳,掉在地下,少女连忙说对不起,她弯身拾起,却有意无意地露出一条深又长的乳沟,这少女肯定有36D。我看得目不转睛,不停咽着口水。接回钞票后,就转身离去。又来到了星期三,又是赛马的日子。“老婆,今晚你打烊吧。”熟悉的对白再次出现。“又再剩下我们两个了。小宏,慢慢你就会习惯。”外面忽然倾盆大雨,风飕飕的吹着,打开收音机,原来已经挂了八号台风讯号:“老板娘,既然天气这么差,又没有人来,不如提早打烊好吧!看来今晚都要在这里睡了。”我在厨房里面清洁着,外面突然传出一声大叫,我火速跑出去看看:“老板娘,怎么啦弄到哪里了”原来……老板娘坐在地上,张开腿向我展示她鲜艳的内裤,她根本没有事:“小宏,今天是我生日,留下来陪我吧!”老板娘虽然已经四十岁,可是仍然风韵犹存,样貌还保持得很年轻。我看着老板娘的下阴,一直咽着口水。我向老板娘吻过去,她也没有拒绝,我们拥吻起来,双手亦没闲着,不断捏着老板娘的大奶,她闭上眼轻声呻吟,唿吸声亦渐大。老板娘的大奶真好玩,令我爱不释手。我拉开她背后的拉链,裙子脱落了。先对老板娘的上半身施以勐烈攻势,她的乳房太大了,胸围都包裹不了,我解开她的胸围,散发出一阵乳香:“老板娘,是E罩杯吗是34E。现在我不是老板娘,是Sherming。”我勐玩Sherming的巨乳,不停吸,不停啜,不停舔,不停搓,不停玩弄着,她都好快兴奋起来。我一边搓,一边吻她的耳垂。她敏感起来:“啊!好舒服哦!吸我的奶头吧。”我把头埋在她的乳房之间,舌头周围舔,乳房都湿得很。先吸左边奶头,用牙齿轻轻吸着,用舌尖灵活的挑逗着,再吸右边奶头,两颗奶头都突起了,美极了。我继而转移阵地,往Sherming的下半身挑逗。一摸她的内裤,原来她都湿了,嗅一嗅她的淫水,再舔一舔。我用力的扯开她的内裤,结果内裤都被我扯破了。“舔我的骚屄吧!”我拨开肥美的阴唇,勐舔下去,她的淫屄湿到不行。“啊!小宏好棒!好爽!你好屄好美!好喜欢呢!哦哦哦!好痒了喔!你的舌功真不错!”我以熟练的舌功,舔着她的阴蒂,她叫得更骚,更淫,她自己都在舔着自己的奶头:“哎哟!我受不了了,小宏,小宏,喔!喔!”看她渐渐进入状态,再加以勐烈挑逗。两根手指顺势塞进她的嫩屄,里面又湿又暖,一吸一吸的。我毫不怜香惜玉,全速抽动手指。Sherming尖叫起来,紧紧捉着我的手臂:“好厉害喔小宏!啊啊啊!了不起哦!真快!真勐!我的淫屄湿透了喔喔喔喔喔喔喔喔!抽动越来越快!我快死了。啊啊喔喔!我快要去了……快要去了……啊啊啊啊啊……去了!”她的淫屄被我挑逗得太勐,都潮吹了。“小宏我要了喔!你要甚么要你的大鸡巴。你自己来。”她替我脱去鞋子,解开裤头褪去裤子,隔着内裤吻我整整十八厘米的大鸡巴:“好大的鸡巴喔。快给我弄鸡巴。”内裤和上衣都被她脱去了,两个都赤条条享受着性事。Sherming套弄的技巧十分纯熟,上上下下不停的套弄,力度非常准确。“啊!超级棒的技巧,给我吹。”她在我的胯下展示着她的口技,她的舌头十分灵活,舔得我的龟头十分爽,突然整根鸡巴都吃下去。“你似乎饿极了。”她不停上下晃着头,为我服务鸡巴。数分钟后她又换了别的花样,推起鸡巴再舔鸡巴底部,又吸吮阴囊。“Sherming,我爱死你了。我也是,我饿疯了。我今晚要将你喂饱饱。”我俩再次吻起来,互相抚摸对方的身体。“来吧,小宏!让我们享受淫荡的性爱吧。”Sherming跪了下来,身子向前倾,我摩擦一下鸡巴,准备迎接这位绝美淫人妻。我瞄准好后,马上将身子向前一顶,终于掀开我和Sherming这一次淫荡的性爱的序幕。顶进去后,Sherming马上呻吟起来,她的呻吟声可真销魂,虽然已四十岁但仍风韵犹存。“小宏的鸡巴……好大……好粗……好烫……啊!啊!啊!久违了的感觉喔!Sherming的屄也好棒……里面又湿又热……小宏……小宏……你是处男吗是……是……是……怎么样不像吗怎么可能你简直是个性爱高手喔!可能我看A片多吧!小宏,今晚你要操死我喔!啊……啊……啊……好棒的性技。我今晚一定要把你征服……完全的征服……我的淫老婆。喔……喔……小宏……你叫我甚么我叫你老婆……我来做你老公……不好么好到极了!老公……我的大鸡巴老公……求你不要停了……老婆饿疯了。说你是淫老婆果然没错,饥渴到这样。啊……啊……啊……啊……老公的鸡巴好棒……又粗又大,我爱死了喔!那么今晚一定要操到你欲仙欲死。喔!操死我这个淫老婆喔!别怜香惜玉!我知道你也想要的。老婆,来换别的姿势。”真想不到平时这么斯文的老婆,原来这么好色。老婆侧躺着,她提起右脚,我从侧面上她,双手也没闲着,再搓揉老婆的巨乳:“老婆,老公操得你爽不爽爽……爽死我……简直是欲仙欲死喔……啊!喔!哦!哦!我的好老婆!老公,再插快一些,插深一些。”我更用力把鸡巴插进她的子宫里。“老公,再换其他的体位。”这时用上女上男下的体位,老婆背着我,身体向后倾,使我能轻松抽送。我扶着她的小蛮腰,再往上摸,用两指夹起她的奶头。“我的大鸡巴老公……你……你……你……真的好勐……好勐……淫老婆都快被你操死了。还未算……现在只有我的六七成……就让你尝尝我全速抽插的滋味……啊啊啊啊啊……老公……老公……啊……老婆快被你操死了……快死了……怎么啦我现在全速抽插了……今晚一定要完全的将你征服……完全的操死你……喔……老公……老公……你接近巅峰……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靠!!老婆你的屄剧烈收缩……老公……老公……老婆快要去了……快要去了……啊……”老婆再一次被我弄到潮吹,淫水飞溅出来。“老婆又再潮吹了喔!老公……你好棒!”随着老婆刚潮吹了,这次性爱亦接近尾声,最后换上传教士式体位。老婆躺在地上,曲着膝,提高并张开腿,我用双手扶紧她的小蛮腰,作最后冲刺,甚么九浅一深,通通抛诸脑后,只管满足眼前这位风骚多汁老婆。“啊……啊……啊……啊……啊……啊……老公好棒……好棒……我要操死你……操死你……操死你……操死你……操死你……老婆被你操死了……欲仙欲死了……老婆……老婆……要去了……要去了……啊!要去了……要去了……啊!!!!”一声大叫,鸡巴在老婆的淫屄里面抽搐,跳动,整整一分钟才冷静下来。“鸡巴在里面抖了这么久,老公一定射了好多!”我抽出鸡巴,一堆白液在阴道口漏出:“老婆,再给我吹。”老婆为我舔去龟头上的精液,刚射完精的我,龟头敏感非常,痒痒的感觉真特别。随着我射精后,可以说为这次疯狂的性爱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我知道,只是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