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女友  »   总裁的猎物110完

楔子
下雨了。
玻璃窗外已凝上一层雨露,从车窗看出去外头只剩下一片灰蒙。
乔晴云抚着胸轻咳了两声,双颊有着不寻常的晕红,好冷……冷得她频频发
抖,泪水挂在眼睫上……更显得她的赢弱。
「老王,开快点,小姐愈烧愈厉害了。」奶妈张嫂轻触了下她的额头,急着
对司机喊着。
「好,我盡量。」偏偏前面该死的塞车啊!
「別急,我撑得住。」乔晴云微微一笑,眼睫轻眨之下,泪珠儿蓦然坠落。
「小姐!」张嫂看得又是一阵莫名心疼。
唉,都是这场雨害的……不,应该说是那个沒心沒肺的男人害得原本无忧健
康的小姐变成一个只知叹气的林黛玉。
「奶妈,这场雨下了多久了」乔晴云突然问。
「整整三天了。」张嫂想了想,「应该是梅雨季开始了吧!」
「三天了……」爲什麽如今回忆起来似乎有一世纪这麽漫长
犹记得就在这场雨季的第一天,她跑到他家门外等他……原来的霏霏霪雨突
然变成狂风骤雨,窄小的屋檐藏不住她的身子,使她淋了一夜的雨。
第二天凌晨雨停了,她蹲在那儿……等到的竟是他挽着別的女人回家的画面!
多讽刺呀!
他害得她有家归不得,可她却爲他失心失魂、黯然神伤。
如果,人的一生可以重新来过,她甯可从不曾认识他。
如果,她的愿望可以实现一项,她将选择永远忘了他。
那天,她病了,拖着无力的步子走到药房买了包退烧药强撑了一天……夜裏,
再度发烧,若非今早奶妈发现,她可能已经永永远远解脱了。
但现在,她忽冷忽热,浑沌不清中想到的还是他……那个让她又爱又恨的男
人——齐磊。
第一章
五只修长的手指在黑色水樱木的桌面上敲着一阵阵像是规律又吊诡的声响,
它的主人正用另一只手挪了挪鼻梁上的银框眼镜。蓦地,藏在镜片背后的眸心闪
过一丝冷光。
「好,东西就搁下吧!」半晌,齐磊只撂了这麽一句话。
「是……是的,总裁。」郭进天手拿着男用丝帕,不停擦着由额上滴落的汗
水。
「除了你和我,这件事千万別再让第三个人知道,如果让我听见一点点风声,
那你就——」他眯起眸,故意留下一个问号。
「我绝对不说,总裁放心。」郭进天不断点头。
「嗯,还有,这个人交给你去应付了,无论如何要他闭嘴。」齐磊勾起嘴角,
笑中带着冷酷。
齐磊,「齐氏王朝」四兄弟中的老大,目前接掌「齐谕金控」,外表斯文尔
雅、风流倜傥,给人一副高不可攀的领袖气质,个性向来沈稳内敛,让人永远也
算不出他骨子裏有哪些计画。
「我一定会盡力做好。」他战战兢兢的。
「那沒你的事,你退下吧!」齐磊将目光移向桌上卷宗,已无心理会他。
「是。」郭进天骇然的眼再瞟向他一会儿,这才怯生生地走了出去。
当他一走远,齐磊立刻站了起来,他先关上办公室大门,接着走进一旁休憩
室,换上一身轻便休閑衫,并以隐形眼镜替代那副银框眼镜,一切就绪后便趁无
人发现之际,快步离开办公室。
到了楼下,他立即跨上一辆哈雷机车,戴上全罩式安全帽,以风驰电掣般的
速度在大马路上狂飙——
半个小时后,他停在一栋金融大楼的骑楼下,以非常优閑的姿态进入大楼内。
「小齐,货送完了。」大楼管理员一看见他便笑着对他打招唿。
「丁叔,別看我那辆哈雷不起眼,他可是陪着我跑遍大街小巷也不怕塞车呀!」
他靠在守卫柜台,对他帅气笑着。
「你们年轻人厉害,要是我这把老骨头,肯定禁不起这样的颠簸。」丁叔笑
了笑。
「对了,还有急件吗」现在的他已经卸下「齐谕金控」总裁的身分,不过
是家快递公司的小弟。
「这个要问问收发室。」丁叔的下颚朝裏头点了点。
「那我这就进去问问。」对他调皮的比了个童子军手势,齐磊便朝银行大厅
走了进去。
正要转上二楼时,他突然看见一位穿着套装的女人从上面匆匆忙忙奔下楼,
可就在转弯处高跟鞋的鞋跟一滑,她爲了扶住栏杆,手上的资料不慎掉落一地。
「啊——」她尖嚷了一声,张大眼看着其中几张重要的纸就要飘到底下的室
内造景水池内。
眼看它们还在半空中飘摇着,齐磊一手撑在栏杆上,两腿俐落地往外用力一
窜。
乔晴云目睹他抓住了那两张重要文件,可她更害怕这个男人会因而栽进池裏!
「你小心呀!」
但她意料中的事并未发生,齐磊因爲顺手抓住去年底周年庆时公司绑在那儿
的彩带,往外一荡,整个人竟安全落了地。
他对她潇洒一笑,跟着走上阶梯,把手中的资料递给她。
「谢谢。」乔晴云抱紧它,心想还好沒弄丢,这些可都是重要的信用状资料
呀!
「下次下楼时別定这麽快,这次只是几张纸飘出去,倘若换成人的话,可就
糟了。」他提醒她,说完又要上楼去。
「等等,请问你是」这人穿着一身轻便,不像银行裏的职员。
「我是与贵行签约的快递公司小弟,来看看有沒有货要送。」他双手插在裤
袋裏,对她弯起一道绝魅笑弧。
「快递公司!」晴云眼睛霍然二兄,「我正需要你,你跟我来。」
说着,她就奔下楼,来到襄理办公室。
当银行刘襄理一见到她,立刻就站了起来,「总经理,你有事按电话给我就
行了,怎麽还亲自过来」
「沒关系,因爲这两张信用状今天一定要送到对方那儿,一来一往会浪费时
间,你这裏少盖了一个章,盖上后就请……请……」她转向跟在她后面的齐磊。
「呃,我姓齐。」他点点头。
「那就请这位齐先生送到这个地址。」她还以一笑。
「喔,好,我真粗心,让总经理跑这一趟,真是——」
「別说这些沒意义的话。」晴云抽过刘襄理手中的纸张,放进已写好的信封
袋内,赶紧交给了齐磊,「那就麻烦你了。」
「嗯,沒问题。」
齐磊立刻从腰间的霹雳包拿出交货单,而后写上几个字递到她面前,「总经
理,请签名。」
「你……你不是公司职员,不用喊我总经理。」她丝毫不摆架式的摇摇头,
接着签下自己的名字。
「那下次有缘再见的话,你再告诉我,我该怎麽称唿你。」收下东西后,他
再看看时间,「我得赶紧送货了,否则时间太紧,我怕让你们失望。」
对她再次颔首,他便快步离开了银行。
「总经理,我……」刘襄理还想爲自己的过失向她忏悔,因爲她的头衔不单
单是总经理,还是老总裁的孙女呢!就担心自己的疏忽会把好不容易爬上来的位
置给弄丢了。
「对了,刘襄理,记得把上星期开会决定的那个企画赶紧做好,送来给我。」
乔晴云交代一声后,便快步离开,终于让刘襄理松了口气。
不过,这个企画他势必非做好不可了。
☆☆☆☆☆☆☆☆☆☆☆☆
「爷爷,我去公司了。」
一早乔晴云身着一件象牙白的套装,轻盈地走下楼,当看见乔康淳正坐在沙
发上看报时,立刻上前跟他打招唿。
「不吃早餐吗」他转首看了她一眼。
「上星期公司招募人才,今天正好是公布人选的日子,我想早点去看看。奶
妈已替我准备好了早餐包,我带着车上吃。」虽然她带着微笑,可不难看出她与
乔康淳之间有着某种生疏感。
「很好,你能爲了公司牺牲个人时间,我非常欣慰。」乔康淳点点头。
她却不知该怎麽回应,只好说:「那我去上班了。」
「等等。」乔康淳突然变冷的声音让她的心震了下。
「你昨天又去养老院看他了」他拿下报纸,挪了挪老花眼镜,犀利的眼神
隐含着几许不满。
「我……」她眉头轻轻一蹙,「对,我去看他。」
「不是要你与他断绝关系」他口气不善。
「他不是別人,是我外公啊!」乔晴云小拳头紧紧一握,一向对爷爷给的压
力逆来顺受的她也有反抗的时候。
「他不配做你外公。」他冷冷地说。
「那我妈呢」她很激动。
「也一样,以后別在我面前提起你母亲,我绝对不会认她的。」乔康淳将报
纸重重往桌上一丢。
乔晴云身子在发抖;沒想到妈已经不在那麽多年,他还这麽恨她。可她不便
说什麽,只回道:「时间不早,我得走了。」
沖出屋外,她坐进司机老王驾驶的车裏,心情好闷、好闷,这才发现她因爲
急着出来,忘了将奶妈做的早餐包给带着。
虽然她沒有什麽胃口,但是从小胃就不好的她只要一饿就会泛疼,所以即使
吃不下她都会劝自己多少吃一些。就像现在,经过刚刚那种场面的刺激,她的胃
又开始抽痛了。
「老王,停车。」她突然喊了声。
「小姐,什麽事」老王停下车来。
「我忘了带早餐出来,想到前面的早餐店买份早餐。」乔晴云伸出修长的指
头,指着前方。
「可是这裏不好停车。」他四处望了望。
「你不用麻烦,我自己下车买就行了。」她丝毫不带大小姐的架式。
「这样好吗」
「別再等了,我怕我的胃受不了。」她抚着胃部。
「那好,我就停在这裏。小姐,你沒问题吧」他担心地问。
「沒问题,我马上回来。」她朝他点点头,下了车后便快步往那家早餐店走
去。「我要一个三明治、一杯奶茶。」
老闆娘点点头,并以最快的速度将东西包给她。
乔晴云正打算付钱时,这才发现刚才下车太急,她居然将皮包丢在车上!
天,今天她是怎麽了脑子差还诸事不顺呀!
回头望了眼,老王和车子都不在刚刚停车的地方,一定是看见交警先闪人了。
「不好意思,请等一下。」看样子这些东西是不能买了,她只好笑着道歉,
然后走向大马路等老王绕回来载她了。可是胃部却抽疼得更厉害了。
就在这时候,一样东西赫然出现在她眼前,吓得她往后退了一步!再擡头一
看,纳入眼底的居然是位绽放阳光般笑容的男人!
「你是……」她觉得有些面熟,想了想,终于绽开笑顔,「我想起来了,你
是快递公司的人,姓……姓……」
「我姓齐,你记性不错喔!」他对她眨眨眼,「你沒带钱是吧拿去吃吧!」
「你怎麽知道我需要一份早餐」她发觉他每次出现似乎都爲了替她解围。
「刚刚你就排在我前面,可是你突然跑了,我猜一定是忘了带钱。有钱人都
带白金卡在身上,反而不带零钱。」他的目光先在她身上那件合身的名牌套装上
浏览了会儿,跟着又朝她动了动手臂,「喂,手好酸耶,你到底吃不吃」
「谢谢。」揉了揉胃,的确需要吃点东西填一下肚子,于是尴尬的接过手,
「对了,钱……我要怎麽还你呢」
「才几十块钱,算了吧!」对她摆摆手,齐磊随即扯开嘴角飒爽一笑,「我
走了。」走了几步后,他又转身,「记得上次我说过,如果我们有缘再见,你再
告诉我该怎麽称唿你,现在你可以告诉我吗」
「呃……」她先是愣了下,接着大方一笑,「我姓乔,乔晴云。以后你喊我
名字就可以了。」
「好,我记得了,再见。」他回头快步朝自己的哈雷机车走去。
这时乔晴云才想到自己居然忘了问他的住处和电话,那她怎麽还他钱呢虽
然才几十块钱,她可不想随便占人家便宜。
「喂!我——」他竟然已经发动车子离开了!
「小姐,快……我不能等太久。」老王却好巧不巧的开车到她身边,在车裏
对她招手喊道。
「喔,我马上来了。」往前走了几步,她又疑惑地朝那人消逸的方向看了眼。
坐上车后,虽沒食欲,她还是一口一口咬着三明治,当半个下肚后,胃部闷
揪的感觉终于好了些。
「老王,就停在这裏好了,我可以用走的。」前面车子塞得好厉害,反正公
司大楼就在下一个路口,她不想再浪费时间了。
「好,那小姐你走路小心,现在车多呢!」老王下忘叮咛。
「嗯,我会的,你放心。」她赶紧趁空档下了车,然后沿着骑楼往前走,一
天的生活似乎也唯有现在最自在,不用被人无时无刻的保护着,也不用顾虑到气
质的优雅、谈吐的合宜,好不惬意呀!
莫约十五分锺后,她终于走到华星金融大楼外,守卫一看见她便恭敬地说:
「大小姐早。」
「早,记得以后喊我总经理,別再喊我大小姐了。」她点点头、微微一笑后
便快步走进去,直接登上电梯,来到自己的总经理办公室。
大小姐……这三个字听来还真刺耳,好像她只是衔着金汤匙出生的花瓶,其
他什麽能力都沒有。
走进办公室后,她便习惯性的先踢掉脚上的高跟鞋,在柔软的羊毛地毯上轻
轻踩了踩。之后便拎着鞋走回位子将它藏在桌下,好方便需要时能及时穿上。
坐进椅中,她正打算把昨天还沒审完的报告看完时,负责整个集团人才甄试
的陈经理拿了份资料袋在外头敲了下门。
「请进。」她柔柔的说着。
陈经理推门而入,一见到美丽的晴云便笑得极其谄媚,「总经理,这是我们
集团应试初选的结果。」他从资料袋中拿出一叠应试评选单。
「好,谢谢你了。对了,那资料袋裏怎麽好像还有几张」她眼尖的瞧见。
陈经理赶紧说明:「这不过是应征咱们旗下证券公司的司机,这种小事就不
用总经理伤神了。」
「不,拿来我看看。」她眯起眸,表现出她精悍的一面。
「喔,好。」他点点头,便将整个资料袋呈上。
「等我看过后,我会再请你过来。」
「是的。」点点头,他退出了办公室。
这时乔晴云拿起原来那叠资料,仔细的翻了翻,嘴角也不自觉地上扬了,这
表示她对陈经理的初选结果非常满意。
接着,她又从资料袋拿出那剩下的几张,就在她翻到最后一张时,一张熟悉
又俊挺的面孔呈现在她眼前,让她漂亮的眼睛突然一瞠!
是他……那个送她早餐的男人,再看向他的名字——齐未央。
未央……好有文学气息的名宇。
由于这叠资料是属于最基层职员的人选,是不用再经过复试的,如果初选合
格,便表示正式录用。
她不自觉的翻到录取名单。当「录取者:齐未央。」这一行字出现在她眼前
时,她不禁松了口气,或许基于他有份好心肠的缘故,她并不希望他落选。目光
再转至学历栏——台湾大学商学系!
依他的条件只任职司机会不会太委屈他了嗯……或许她可以找个机会给他
一个适当的职务。
带着笑容,乔晴云将这些资料重新装进袋中,又将思绪拉回公事上,直到午
休时间都不曾给自己稍做休憩的机会。
因爲她想表现给爷爷看,即便有章家血统的人,也不是无能之辈。虽然她是
个他看不起的女孩子,却绝不是个扶不起的阿斗。
☆☆☆☆☆☆☆☆☆☆☆☆
星期六,假日。乔晴云身穿一套轻松裤装,拦了辆计程车来到齐未央的住处。
好不容易她在一条死巷内的最后一间看见这样的门牌,按了下门铃,等了一
会儿,终于听见裏头走路的声响。
当门扉一拉开,她还真是被眼前的男人给吓愣了。
他像是刚洗过头,微湿的发杂乱的盖在额头上,给她一种狂野却落拓的俊逸
美感。
「呵!」齐磊挑起一道眉,有丝诧异地说,「我还以爲是哪个美女上门,原
来是你!不过,你怎麽知道我住在这裏」
「你现在已经是我公司员工,你说我该不该知道」她落落大方地一笑。
「啊!」他挑眉一愣,表情中带着意外,「原来如此,我沒想到连应征司机
这种事你都会过问。」
「嗯,算巧合吧!」说着,她便从口袋掏出一张千元钞票,「还你。」
「你这是幹嘛」齐磊眯起眸子。
「早餐的钱呀!」晴云理所当然地说。
「拜托,才几十块钱,你就不必这麽介意了。」齐磊靠在门框,半眯着一对
神秘的眼,微微蹙眉。
「不管几十块,该你的还是得还你。」她就是坚持。
「可是我沒钱找你呀!」齐磊耸耸肩。
「那……那就来我身边做我的助理,让我扣薪水怎麽样」终于,她说出来
此的另一个目的。
「你说什麽」齐磊倒是意外。
「不愿意吗最近我工作业务繁重,真的需要一个助理,而且相信你够资格。」
说着,晴云便淘气地将手中钞票往他口袋裏塞。
「你——」齐磊沒想到这一切竟是如此顺利,居然有点迟疑了。
「让不让我进去坐坐」她往裏头看了眼,「关于酬劳,我们可以慢慢谈。」
他想了想便后退一步,「请。」
晴云进入屋裏,看了看周遭简单的格局,接着非常大方的坐在沙发上,「你
一个人住」
「嗯,沒女人愿意嫁给穷光蛋。」他从冰箱拿出一瓶矿泉水与啤酒。
「以后做我的助理,我保证可以让你有能力娶老婆的。」她接过矿泉水,旋
开盖子,非常豪气地灌进口中,一点儿都沒有富家千金的骄气。
「哈……」齐磊仰首大笑,「我还沒答应你呢!」
「什麽!」晴云不懂,「一般人不是都会珍惜这样的机会你难道不希望
自己能够更进一步往上爬」
「话是沒错,可是无功不受禄。」他撇撇嘴,打开啤酒,用力地一口饮盡。
「你怎麽会无功呢你第一次救了我的信用状、第二次又帮我付早餐费,这
都是——」
「你这麽说像是我有计画才这麽做的。」他摇摇头,「不用了,能幹司机我
已经很满足了,何况我的能力不过如此。」
「不,我相信你有这样的能力。而且刚进公司也只是试用,一切还得看你的
努力。」她极力争取他。
「不管怎麽说,你这麽做都算是赌注,知道吗」齐磊眯起眸望着她那张倔
气的小脸。
「好,就当我是冒险一赌好了。可是我不懂,既然你是第一学府商学系毕业,
爲何只肯做个司机或者你根本不愿意接受挑战还是自认是个只会念书的书虫,
不在乎有沒有实务经验如果你真的这麽沒用,就当我沒来过好了。」晴云站了
起来,又看看手中的矿泉水,「谢谢你的招待。」
见她就这样离开,更是出乎齐磊意料之外。
「等等。」及时出声喊住了她。
乔晴云止住步子,转身看着他,「別说要找我钱了。」举高手中剩下半瓶的
水,「这瓶矿泉水抵一抵应该差不多了,你我各不相欠。」
「嘿,沒想到你比我还会计较,看样子以后我不能欠你什麽了。」他揉揉鼻
子笑了笑,「怎麽,刚刚说的话还算不算数」
「你的意思是……答应我的请求」一对美目轻扬,在晴云的表情中有着止
不住的喜悦。
想她接任「华星金控」总经理的位置至今还是第一次爲自己找人手,她相信
自己的眼光,他绝对会是个好帮手。
「你愿意冒险一赌,我又何尝不敢答应」
「好,那一言爲定。」她举起手。
他扯唇一笑,也同时伸出手与她交握。可心底却想着:乔晴云,是你引狼入
室,可別怪我心狠手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