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女友  »   不再含蓄的老婆

我认为男人看到另一半与別人发生关系,会非常震怒、自卑与心痛,最主要
原因是她的「心」跑了,她不再爱自己了,女人往往是「先爱而性」,爱上了对
方才会有更亲密的行为,发现她不再爱自己,感情变了,甚至抛下自己与別人走
了,那种心酸与难过,才是男人绝不让別的男人碰自己老婆一根汗毛的最大原因

我们不同,我们彼此非常相爱,她的心一直在我身上,在我安排之下与別人
发生关系,我眼中的那男人,其实只是一个活的「电动按摩棒」,其中沒有夹杂
任何感情出轨或不忠;她依然爱我,只是由我想出各种新奇方法,让彼此的性生
活找到极度的欢愉与亢奋;想想,有人会因做爱时使用「电动按摩棒」让老婆上
天而生气吃醋吗
这一段时间我背着老婆上了交换伴侣的网站,经私下联繫多对后发现欲交换
之对象,我认为大多不是我老婆喜欢的类型;最近终于被我筛选出一对情侣,男
的在银行服务,大约三十岁出头,长相蛮斯文、身高约175公分、瘦高型,女
友自己开委託行,他们已尝试过七、八次成功换妻经验了;我把自己老婆的照片
带去并坦白告知:「我自己很想,但沒把握老婆会答应,我们盡量挑逗,但若不
成不要勉强,以后再等其他机会」,他也蛮客气,答应试试,二人并先取得默契
,先套好招。
我回家后告诉老婆,我在网站上发现一对真人性爱表演的情侣,有一对情侣
愿意在人面前表演性爱show,一次只准一对或一人观看,只收1000元,
我非常想跟她一起去看看(当然是骗她的啦,以前真的有,不过现在好像已沒有
这种表演了),她本来要我自己去,后来被我说得心痒痒,也想看看別对情侣如
何亲热、跟我们有无不同,所以考虑后还是答应了。
那天我们约在一家旅馆附近见面,我把老婆打扮得非常漂亮,穿着一件白色
迷你短裙,露出她非常匀称白皙的长腿,再加上一件浅蓝色细肩带T恤,沒化妆
、只擦了一点口红,这是我近年最喜欢她穿的样式,可以完全把她的优点展现出
来;而別人看不到的是,我特地要她穿上我最喜欢的那件大红色蕾丝丁字裤,从
前面可看到阴毛,后面因为只有极细的一条绳,所以整个白皙的屁股等于沒穿,
性感极了,每次她穿上这类丁字裤,我总会赞赏半天,而她也会因我的夸奖跟着
喜孜孜地说:「女为悦己者容」;我却总是可惜別人沒机会看得到,无法分享我
对老婆好身材的虚荣心。
等了十五分钟那一对情侣终于出现了,男的西装笔挺,女孩穿着一件黑色连
身短洋装,身材大约160公分上下,比例还不错,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我们先挑了一个咖啡馆天南地北的聊些不相干的话题,女孩们则互相谈论对
方身材如何保养之类,聊了约20分钟,我老婆就问那女孩,他们待会儿会真的作
吗那女的也很有默契的聊了一些「让人看」的经验及心情,就是沒提换妻的事
;顺便也提到时代不一样了,有钗H情侣到后来都是同房间跟他们一起作,感觉
非常奇妙等「洗脑」程序;老婆瞪大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只能随着她越
说越带劲的内容与经验,张着口不停:「嗄?!!真的吗?真的吗?」,我则在旁边一
直故意低声说:「妳看吧!妳看吧!不是只有我奇怪。」
聊了约40分钟,我看看大家都搞熟了,不再像初见面时那般尴尬,就说「
要不要开始表演了」他要我们先上去开房间,打电话告诉他们在哪号房,他们
再进去,我想大概就是要我自己付房间钱吧。
等大家都到齐后,他们毫不犹豫脱了衣服先去洗澡,并问我们要不要一起洗
老婆赶忙摇手说:「看看就好」;那是一间半透明毛玻璃的浴室,我们可在外
面隐约看到他们洗澡的样子,并传来女方的尖叫声,老婆被搞的脸红心跳,直说
:「是真的!真的要表演!」
洗完后他们先上床,我仔细打量他们,男的不算胖大概65公斤左右,白白净
净的,女孩子娇小玲珑、瘦瘦的,但全身肉肉分布的很均匀,胸围不错,应有C
罩杯,屁股小小的;我们乖乖坐在沙发上瞪大眼睛。
女孩面对我们跪在男友左侧,先轻舔着男友的乳头,男友闭起眼睛一副老神
在在的样子,渐渐舔到他的胸膛、再到小腹、再到大腿内侧,并不时将他的蛋蛋
含到口中轻轻吸吮;接着握住他的阴茎舔着龟头下方的繫带,他的阴茎逐渐开始
硬了起来,大概算正常人尺寸吧,勃起后差不多12、13公分左右,老婆靠在
我耳边极小声地说:「沒有你长欸」,我开玩笑说:「別被人家听见了,知道自
己幸福就好」。
隔了一分钟,女孩抬眼对我老婆笑了笑,开始把整支阴茎含入口中上下套动
,脸颊因吸吮而凹陷下去,隔一分钟左右就换右手上下套弄,然后再换嘴巴,如
此交互运用,老婆不由自主将上半身前倾,以便看得清楚些;渐渐男方的脸部开
始出现极端舒服的表情,女孩暂停下来跟我老婆说:「妳以后可以这样对妳老公
,一边用嘴套弄,一边将舌头绕在龟头上旋转,包妳老公爱死妳」,然后又继续
低头口交,我老婆看傻了,竟答不上话来。
如此口交了约五、六分钟,男的爬起身来,换女方仰躺下来,一边用两手揉
搓挤捏二个乳房,一边用舌头吸舔着乳头,不断发出啧啧的声音,她的乳头渐渐
站立起来,可惜乳晕稍大稍黑,破坏了一丝美感;接着他将她的双腿分开,埋身
在她双腿间,对着重要部位轻舔起来,我拉着老婆站起来走到他们后方,以便更
清楚看见她的私处,她的小阴唇很大,是深咖啡色那种,边缘五分之一左右颜色
更黑,看来性经验实在丰富,虽显现另一种性感,不过我觉得沒有我老婆的私处
漂亮。
小阴唇此时已被口水沾满,一片捲了起来,另一片则展开着,男的舌头灵活
运用,一下阴唇,一下阴道口,一下轻咬阴唇,一下吸吮阴蒂,搞得他女友娇喘
连连,并不时轻唿,下体不住扭动,并不自主的在男方吸吮阴蒂时抬高屁股,直
嚷着:「可以了,可以了,进来吧!」,男的不理她,又用二只手指插入阴道中,
由轻而重,由慢而快,不断进出,如此过了五分钟,他女友的呻吟声已愈来愈大

我碰碰老婆「兴奋吗」她点点头喃喃说着「好离谱….」我也不知是啥意思
;我告诉她我硬的快死了,老婆伸出手来隔着休闲裤,有一搭沒一搭,轻轻帮我
抚摸着,两眼还是紧盯着他们。
此时,男方将女方的双腿抬到肩上,将阴茎缓缓插了进去,此时轻轻传出了
「喔….」的一声嘆息,不是出自他女友口中……是我老婆…….真是沒见过世面!
随着男方渐渐加快速度,女方的叫床声也愈来愈大,女友不知怎地,愈来愈贴近
我,右手向后抚摸我下体的动作也愈来愈重,我从后面将手伸入她的胸罩内,轻
轻抚摸着她的乳头及乳房,她满脸红晕倒也沒反对。
女孩对我老婆说:「不要那么含蓄,床很大你们可以在我们旁边作,一起作
感觉很棒喔!」
老婆赶紧退回椅子旁说:「不用了!不用了!」我跟了过去说:「好难过喔
!好兴奋,好想作」,老婆一副对我很抱歉的表情说:「真的吗那怎么办」
我说:「不知道!真的好想作」,老婆一副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不说话,突然说
:「不然我用手帮你弄出来」,我早已硬到快不行了,想想沒鱼虾也好,就坐在
沙发上将裤子脱了一半。
她开始用手缓缓帮我套弄着,我的阴茎早已溼透,脱裤时就发现连休闲裤都
露出一些浮水印了,被她套弄着感到舒服多了;我的手隔着裙子不安分的探进她
的下体,哇!她的内裤早已湿到不行,我从内裤的边缘将手指伸进她的内裤中,
轻轻摩擦她的阴蒂,又湿又滑,她轻轻的「嗯…嗯…」着,后来好像警觉到么,
将身体偏了一点才不会让床上的人看进她的裙内,我将她的大腿稍微掰开些,好
让手指活动范围广些。
那对男女此时又说了:「真的沒关系,想作就到床上作,很多人这样。」老
婆此时轻轻压住我的手说:「好了啦!我帮你就好了」,我说:「沒关系啦,穿
的像粽子一样,人家什么也看不到啦!」她才不再阻止!
我轻声说:「用嘴巴好不好」、「不要啦!人家会看见啦」、「看见又怎样,
我们早把人家看光光了,用嘴比较舒服,真的很难过啦。」
老婆只好勉为其难的转身跪在我两腿间,轻轻含住我的阴茎上下套弄起来,
果然舒服百倍;看着自己的阴茎在老婆小小的嘴巴内进进出出,尤其是在別人面
前帮我口交,有种莫名的兴奋。
我的手再回到她的裙内轻轻摸着她的臀部,可惜这个姿势手不够长,很难摸
到她的阴道口,我用手轻轻将她的上身往前拉了一下,她顺从的调个姿势,将上
身前倾,跪在地上,屁股自然的翘了起来,好让我能顺利摸到她的私处。
我一只手继续轻轻挑弄摩擦着她的阴蒂,另一只手却不怀好意的顺着抚摸屁
股的动作稍微加大,渐渐将她的迷你裙缭U撩愈高,她的屁股至少已有二分之一
露在他们眼前,由于她背对着他们专心帮我口交,一时倒也沒察觉有何不妥。
我看到那男的早已停下抽插动作,也沒注意他们到底做完沒,只见他向我们
这边专注的望过来,从他的目光方向,我知道他已被我老婆蕾丝丁字裤下近乎全
裸的白皙臀部深深吸引住了,我有自信天下大概沒几个男的看到我老婆对他们翘
起臀部能不心动的。
老婆闭着眼,一边帮我口交,一边缓缓顺着我对她私处的摩擦节奏摇摆,我
顺着抚摸的方向,轻轻将她勒在二片屁股间的丁字裤后方绳索向左拉开一些,好
让我的三只手指能将整个私处上下滑动得更快一些,此时她的下体已毫无隐藏的
暴露在他们眼前了,我看到那男的在我老婆身后偷偷跟我比了一个「正斗!」的
大拇指手势,并指指床上希望我们过来做,我指指老婆的后脑杓,睑X一副无可
奈何的表情。
可能是阴部被摸的太兴奋,老婆停下口来半瞇着眼睛,两眼迷濛、两唇微张
的对着我「哦….哦…」轻轻娇喘着,看着她犹沾着我所分泌淫液的双唇,嘴巴周
围因沾到口水而微微发亮,我慾火中烧,真想立刻撕烂她的衣服,丢到床上大幹
一场。
我悄悄将她的裙窜回復原状,摸着她的脸轻声说「到床上做好吗」她无意
识的摇摇头,我说「妳这样腿会麻掉,那到床上躺着摸好吗」顺势扶着她走到
床边,看她一跛一跛,我猜两腿早已麻了。她躺在床上看到一丝不挂的两人,脸
又羞红起来。
那女的从皮包拿出一条深色的布条,跟我老婆说:「不要害羞啦!如果觉得
紧张就把眼睛矇起来让妳老公摸,黑黑的可以有很多想像空间喔,妳平常幻想的
,不敢说的,都可以在这时候去想像,很兴奋喔!我们去洗澡,妳们想做也可以
,我们不会偷看的啦,做完再叫我们出来就好!」一边帮我老婆两眼缠上布条,
直转了二圈后,在脑后打个死结(我暗想他们真是经验丰富)。
老婆傻傻的矇着眼躺在床上沒说话只喘气,沒几秒浴室传出沖水声,我问老
婆现在做好吗老婆说:「摸摸就好啦!最多脱内衣就好,不能脱我衣服!」我
无奈的把自己已半脱的裤子全部脱掉,然后把她的无肩胸罩脱了丢到椅上,顺手
再把她的丁字裤也脱了,她挣扎了一下,我说「衣服、裙子都沒脱,外观跟原来
一模一样啦」,接着赶紧将手伸进衣裙中孜意抚摸,特別是加强阴蒂及阴道口的
重点部位,再将手指也插进阴道中来回抽送,她的下体已湿得不像话了,沒多久
又传来阵阵呻吟声,我说:「不要忍,想叫就叫出来吧!水声很大,他们听不到
。」
我摸了一会儿,又将她的衣服翻上去吸吻她的乳头,可能是她仍听到水声,
这次沒再反对了,随着呻吟声愈来愈大,我将阴茎隔着裙子插入她的小穴中,来
回抽送着,跟她说「放心吧!他们出来我会叫妳」;隔了几分钟,我看到那女的从
浴室内探头探脑的望出来,男的紧贴着半透明玻璃想必也在偷看,聪明的是他们
沒有关水,莲蓬头仍旧哗啦啦的喷着。
我偷偷对他们招招手,他们捏手捏脚的出来站在床边观看,我突然觉得兴奋
异常,更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老婆也随着节奏「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喔…喔喔..喔喔..喔」的叫个不停;隔了几分钟,我停止抽插并爬下床,要她翻
过身来跪在床边上,轻抚着她的屁股,此时她的屁股正对着我以及身旁的那对男
女,整个阴道开开的,湿成一片,她说「怎么不插进来」,我说「太兴奋,休
息一下,不然会想射了」;我摸了一阵,指指那个男的,又指指老婆的屁股,他
兴奋的轻轻站在床边;当我的手离开后,他赶紧换手继续抚摸…水声仍继续哗啦
啦的流着………
他摸着老婆屁股不到几秒钟,干脆得吋进呎的将一根手指轻轻插入老婆的又
热又紧的阴穴中抽插起来,老婆又开始呻吟;她的女友用手握住我的阴茎轻套起
来,我也顺手半搂着她,抚摸她的小穴,眼睛却沒离开我老婆及那男的;说实话
,他女友虽然不错,但我还是比较喜欢看他搞我老婆的样子,尤其是看着老婆一
边呻吟一边扭动屁股,但搞她的人却不是我,更能让我产生奇妙的兴奋感觉!
他用手指忽快忽慢抽插了近五分钟,老婆直喊着:「好了啦…不要手指…人
家要用那个插嘛…快点嘛…好难过…很空虚的感觉…快嘛…快点嘛…」;我赶紧
向他示意,他的手指拔出后,我两手赶紧扶着她的屁股顺着她高涨的情绪说着:
「小荡妇!妳要这个是吗?插死妳…插死妳…」一边从后插入,狂抽勐送起来。
「是不是要这个…妳说…是不是…」「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对
…对…喔喔…喔…好舒服好舒服….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对对…喔喔喔…」
她雪白丰满的双乳前后剧烈晃盪着…
「幻想一下,我在后面插妳…现在有一个男的正一起摸着妳的乳房…吸着妳
的乳头…..用力吸用力吸….」、「喔…………喔……」、「插死妳…插死妳…
告诉我舒不舒服…」
「……舒服…舒服…喔……」
「深不深深不深」
「好深…喔喔喔…好深…好舒服…好舒服….喔喔…」
「大声一点..我听不清楚..」
「好…舒……服…喔………喔………喔…我要洩了……要洩了…飞上去了
…喔喔喔喔喔…」
「叫大声一点,像在家里一样…大声叫出来…」
「喔喔…..喔…….真的洩了……呜……呜………喔喔…真的洩了啦…」。
「想像现在是另一个妳喜欢类型的男人正在后面插妳,妳却要用嘴帮我口
交…
前后二个嘴都被插满了……爽不爽…爽不爽…」
「喔……不要说了…不要说了…喔喔喔喔喔…」。
我将两只手指从背后绕过去在她口中乱搅,「快点想!有沒有在想……爽不爽
…二个人一前一后在插妳…兴不兴奋…说啊…兴不兴奋…」
「兴奋…兴奋…喔喔喔…有…喔喔喔……有想…喔……」
「想不想…说呀」「想…喔喔喔…」
「想不想被二个人插…」
「想………」
「想不想嘛…」
「喔……喔……想…………想……」
「用力插死妳!刚才那个人正在用力插妳…爽不爽…」
「爽…喔…好兴奋……不要讲了…喔喔喔喔…我要飞了…喔…洩了啦…」
「告诉我妳好想让二个人插….说呀…想不想」
「……我想让你们插……」
「很想吗….」
「…很想…」
「舒不舒服」
「好舒服…好舒服…喔……喔喔喔……」
一直抽插了约十分钟,我看到那女的也正跪在地上帮那男的用嘴加速套弄着
,我再也忍不住加快速度狂喊:「喔…好舒服…好紧好湿…我好喜欢插妳…我最
喜欢插妳…我要射了…要射了…」,老婆歇斯底里的喊着:「射进来…射进来…
喔喔喔喔喔喔喔…真的不行了…喔喔…」我深深插入她的阴穴最深处,用盡力气
射了出来,全部射进她的子宫里…
她顺势瘫软在床上唿不过气来,我轻抚着她的背,慢慢等她高潮消退,从脖
子到屁股来回抚摸着,他们两人也正拿着卫生纸擦着男方的龟头,想必他也射进
女友嘴里了!他们识相的轻轻退回浴室。
我抚摸了老婆一阵子,拿被单帮她擦擦背上的汗,轻声问她:「要不要叫他
们出来不要让人家等太久」,她赶紧坐起身来,拉好衣裙,用手到脑后拆布条
:「等一下…好紧唷…」,我一看打了两个死结,赶紧帮忙到后面去拆了半天才
打开,她看我下床,慌张的说「等一下嘛…我先穿内衣…」看她穿好内衣裤,我
进去叫了他们一声,他们擦干后走出来故意说:「你们来这里光摸摸实在不懂享
受,下次可以试试一起作的感觉嘛,真的很兴奋….」
老婆坐在床边羞红着脸:「下次再说吧」
我们一起走出旅馆大门分道扬镳,虽沒亲眼看见他插入老婆湿滑的穴内,但
我知道又前进了一大步,再花点时间一定会成功帮我加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