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和她一起打枪的日子

我叫方庸,今年二十二岁,朋友都叫我流氓鹦鹉,说我就只有舌头耍流氓。
事实上亦差不多是这样,二十二岁我还沒有真嚐过女人,当然,她,还佔了很
重的一部份原因。
我和她是在网吧中认识的,那年我十七岁,嗯,不知不觉我已经认识她五年六
个月零三日了。
她叫周雪薇,比我大两岁,她的性格啊……好强,好胜,还有……好色。
不过她说她还是处女,她要找到一个比她更会玩游戏的男人。她说她觉得游戏
能力强的人,性能力一定不错。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逻辑……反正我从来沒想过去了解女人的思维模式。
那天在网吧,我在玩AOC,正指挥着浩大的一百多名农民和电脑的长弓兵展
开一场富有革命性的农民起义圣战。当然,我那时是个菜鸟。
突然一把女声在我身旁响起:「晕!这农民起义神功不是只有SC才能使出吗
你真强!」
那时我还沒听懂她讽刺我,反而洋洋自得的看她看去,那一刻,我完美地表现
了「垂涎三尺」这句成语。
十七岁的周雪薇,拥有着令人赞嘆的美貌,她是一个完美的存在,她出身于一
个前黑道龙头的家族,她文武双全,八极拳一击必杀,十六岁双科硕士,那时我不
信,可是当她告诉我,她不能生育时,我信了。
世间上沒有完美的存在,可是像她这样,也算是人类中一个异数了吧
我们在那天认识了,当我知道她要找比她(玩游戏)强的男人,我便不再以游
玩的心态,一直默默的苦练着,当然,她也是知道的。
可是遇过她的人,又有多少过不比她的美丽所吸引无数的公子帅哥明星天才
追求着她,或许我该兴幸,她的对象条件是这么的奇怪。
今天我约了她和我比一场,其实每年的这天,我都会要她跟我比一场。不知道
什么原因,她也沒有拒绝过我(的挑战)。希望我跟她不是只有作朋友的缘份吧!
第一年,比的是AOC,一场毫无悬念的比赛,三战三败,平均时数十五分钟

第二年,比的是SC,我真正的见识到传说中的农民起义、原子弹狂射和小狗
狂奔,三全败,平均时数十六分钟,这是因为原子弹要发展到后期才拉多了时间。
第三年,比的是寒冰霸权,一场正式地图,一场对抗地图和PK地图,正式地
图惨败,对抗地图惨败,可是,PK地图竟然险胜了一回!可惜还是输了。
第四年,比的是魔兽争霸,我承认我有点卑鄙,纯找版本不用,三场都是PK
地图,我想搞不好我会胜的,怎料,还是两败一胜……
今年我要跟她比打枪--CS!我知道她CS很强,可是这五年,其实我练得
最多的,就是CS!作为一个男人,打败一个女人,最重要还是靠枪!
「我要和妳一起打枪!」
「……」她的额上划下几条黑缐:「打枪……」
「沒错!打CS!」
「啧!我还以你说什么,那你当年比SC,怎么不跟我说要和我打飞机!」看
,真是个色女孩!
「咳,少废话,开战吧!」
************
看着眼前的萤幕,我完全呆了,怎么可能!我……我他妈的真的胜了!
看着在对面,有点害羞的雪薇,我好像有点懂,又是不懂。我打CS都是很准
,走位也不错,意识也很好,可是我总是爆不到头,这场也一样,可是为什么我就
能胜呢
我沒有想通,她就轻嗔一声,走过来拉起了我。我们这时是在她租的网吧,她
是个疯丫头,特地租一间网吧,可就从不开门,完全是自己在玩。她说她不想被父
母监视着,所以外租。
我还在想,怎么就胜了呢突然一阵力道冲来,我一下就跌坐在一张床上
惊讶地擡头,立时一手捂着鼻子,眼前一片雪白,却是两颗在乳罩下的巨乳。
雪薇在华丽推倒我后,就快速地开始脱衣服了,我脑子实在有点转不过来。
可是天才就天才,思想和我完全不是一个级数的,当我还在愣着的时候,她就
只剩下内衣裤的爬到了我的身上,把我刚仰起的身子又再度的推倒,她的手法有点
生涩,我欣慰的看着她为我脱衣服……嗯脱衣服
我想说些什么,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塞满了一阵柔软,舌头扫过,说不出的香
甜。一条小巧的丁香小舌和我的舌头交战起来,难道她不服输,要跟我来场舌头相
扑我不甘示弱,一下捲着她的小舌头,可是她的舌头虽然小,却十分的灵活,一
下就脱了出去反攻我起来,我和她对攻了一会,不相伯仲,也就分开了。
我喘着大气,看着一副沒事儿,努力地为我解裤头的雪薇,我感嘆,会武功就
是厉害!
我想:『我是个男人吧,是男人他妈的就別再想了,上吧!』一想二幹三成功
!我一把拉过雪薇,让她倒在我的身上,我一个狄青降龙的反骑在她的身上,看她
的脸一片绯红,很是娇艷,很有女人的味道。我想,这就是御姐的魅力了。
样子以后再看,我一把扯下她的胸罩,沒想到刚刚还很积极的她突然两手交叉
盖着胸前,沒有全遮,可是就看不见两颗小樱桃,我坏笑着拉开那双沒力的玉手,
把她的上身完全压在了床上。
低头连吻她的玉颈,阵阵香气传入鼻子之中。舌头在她敏感的耳朵上游走,这
时我听到她开始轻喘着,征服一个本事的女人,真让人很有成就感。
放开她的玉手,伸手摸一下底,早就湿透了,我轻道:「小骚货,定是刚刚打
枪时想些什么。」
「讨厌……」
慢慢地扯下了她那小内裤,稀疏有序的耻毛,看来常有清理,先吹一口气,唿
∼∼都快要激起一片水花了,看到雪薇这么心急,我也不好意思让她久等,快速地
解下自己裤头,嘿嘿,我沒穿内裤,每年的今天我都不穿,这代表我有必胜的决心
。看来今年我是穿对了。
早就比M4还要挺、比AK还要硬的小弟弟,在我右手持枪,左手开路下,探
进了头。「嗯……」
我慢慢地挺进,这不能急,一急就被爆头……不是,一急就会弄痛雪薇了。
在快要进了一大半时,我感到有一层东西阻碍了我,我看了看雪薇,她正看向
我,羞着脸的她笑着点了点头,我跟自己说,不怕,M4和AK都能穿墙的!
一拉一插,在雪薇那抓着床单一扭的动作,还阴道溅出的点点红花,我就知道
,我开了雪薇的苞!当然,我自己也是。
先慢慢地拉出,让雪薇放松一下,趁这时,问问大家,穿墙用什么好……
当然是重机了!我把雪薇的身子擡起,同时自己也跪起,双手压在床上,沒招
唿雪薇,我就开始了如狂风暴雨的连插,虽然常听什么九浅一深的,可是现在我管
不了那么多,但求一个字--爽!
每一下有力的抽插,很快就让雪薇的呻吟声从「嗯……」转成「啊……」。
「唿……唿……嘿……嘿,小庸,你真强……啊啊啊啊……快……快……」
看着小薇那对往不同角度弹动的巨乳,我都忍不住勉强的用抽起单手在上面捏
上一两把,看那雪白的巨乳被我捏成各种形状,视觉和触范上都很爽!
不过我沒像往常,用调笑的语气应她,我怕自己一开口就要射了,我得忍,A
WP就是要忍!
「啊啊……老公……快……再快点……我快要去了……」
「射……射在里面……不要紧……反……反正……」
我听到这话,便看到她眼角淌下的一滴泪水。
我沒有放松,硬是把她插到了高潮,然后抽出那话儿,射在她雪白的巨乳之上

「我沒射在里面,妳才不怀孕,知道吗」
她一呆,然后笑了两声,最后又是笑了好几声,可是,她的眼角还是有点湿。
************
后来,我知道,她果然是故意输给我的,她说,她不能等了,她已经24岁了
,在那场枪战中,一直领先我的她,打着打着发现她正慌,她怕她真的胜了,她怕
我今年输了就不再找她比。
我很感动,当然,还有点点不服气,往后的日子里,我一定堂堂正正的打败她
,当然,那些是,我和她一些打枪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