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及时雨

听着雨滴打在玻璃窗上的声音,看着如相思一般绵绵无盡的细雨,宇强不禁想起了多年前的一桩往事,一个令他今生难忘的女人……
五月,学期末,骊歌将唱,四年的大学生涯即将到了谢幕的时候。
约莫下午三点时分,在车流量极大的中港路上,在北上的车道上,有一辆蓝色的重型摩托车以八十的时速,往东海別墅前进。
骑车的人与被载的人,兴高采烈的聊着天,丝毫沒有注意到天色的变换。果然,天气的变化就像女人的心情一样,让人难以捉摸。突然,只见满天的白云,
由白转灰,由灰变黑,「唰」的一声,老天爷打开了莲蓬头,洒下满天的大雨。
在快车道上的车辆,因为模煳的视缐,纷纷减缓了车速。然而,这辆蓝色的机车却反其道而行,以超过一百的车速,转进了一条巷子之中,停在一栋学生公
寓之前。
「幹!什么鸟天气!气象预报果然不能相信。大太阳?Bull shit!」宇强拿下安全帽,在他甩掉头上雨滴的同时,嘴里也不停的咒骂着。
脚步停在211室的门口,雅芬小力地打了宇强的肩膀一下,笑骂道:「什么咧?你的骑车技术才让人觉得不可靠。下雨天耶!骑那么快,要死啰?」
雅芬和宇强,两个准毕业生,为了期末报告,相约到雅芬的住处一齐讨论。
他们不是男女朋友,当然更不是所谓的「炮友」。他们只是一伙好友中的两个,因为被其他人放鸽子的缘故,才会有「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情形出现。
不过大家都知道,「孤男寡女」这一词,有时候与「天雷地火」的意义是相通的……
进入房间之后,宇强点了一根菸,由背包里拿出一叠由图书馆借来的资料,
说道:「幸好书沒有被雨淋烂了,不然的话,除了报告不用做之外,还得赔上一笔……」话来不及说完,眼前的景象,雅芬的模样,让宇强忘记了自己本来要说
些什么。
雅芬脱下了湿重的薄外套,里面的衬衫被雨淋得半湿。胸罩那红色的蕾丝花样在白色衣服的映照下,显得格外明显。同学四年,宇强从来就不知道,一向被
称做「男人婆」的雅芬,竟拥有一副不错的身材。根据他的目测,34C.25.36,应该就是雅芬的三围数字。看着看着,宇强感到裤裆里的老二,有捅破
内裤的迹象。他赶紧换了一个坐姿,翘起了大腿,遮掩那明显的生理反应。
雅芬沒有注意到宇强坐立难安的样子,手里抱着一堆衣服走进浴室,说道:「我先洗个澡,你把要用的资料整理一下,待会我们再一起讨论。」
听见浴室传来水柱沖在地板上的声音,宇强站直了身子,手伸进内裤之中,
调整一下鸡巴的位置,心想:『幸好她不知道我刚才在想些什么,不然的话,大概会被她的男人痛扁一顿吧!』
雅芬有一个大她五、六岁的男友,体格壮硕,曾经混过一阵子。想起上次和她男朋友喝酒所得知的事情,宇强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一个打赢五个?如果是
我的话,只怕现在是在阎罗殿前站卫兵了。」
「喂!」的一声打断了宇强的思绪:「雨这么大,我看今晚你就住在这里好了。」随着一阵白烟的出现,雅芬已洗完了澡,此刻正站在梳妆台前,拿着梳子
梳理她的一头短髮。
「不好吧!我怕被你的男朋友扁!说不定,等一下报告做完,雨就停了。我看我还是回去好了。」宇强口是心非的说道。
「扁个屁啊!大家都那么熟了。我男人今晚不会回来,你就当一晚我的护花使者好了。就像你知道的,最近又有『东海之狼』的新闻出现。」雅芬笑说。
「保护妳?我看是你保护我吧!谁不知道我们班的男人芬,是有名的『恰查某』……」宇强话才说到一半,雅芬已冲到他的身边,举起右手用力拍打着宇强
的背部,说道:「死阿强,你真是得了便宜又卖乖耶!」
用过晚饭,雅芬拿了一套她男友的衣物,要宇强去洗个澡。进入浴室,宇强 的目光被毛巾架上的衣物吸引住。红色的内衣裤,显然是两个小时之前,雅芬身
上穿的那一套。为了证明对雅芬身材猜测的对错,宇强仔细翻看着内衣裤上的标籤:「怎么可能只有B罩杯?应该不止啊!」
在他思考的同时,衣物上的香味使得鸡巴在一瞬间膨胀起来。脑海想着雅芬的裸体,手里套弄硬挺的肉棒,十分钟过后,混合着精液的肥皂水,缓缓地流入
排水孔之中。
「英国文学真是难懂,操他妈的外国诗人!写一堆烂诗,又臭又长。尤其是Words worth,更是西洋的长舌之王。」
「对啊,真搞不懂唸这些东西幹嘛,以后工作又用不到,真是浪费时间。」
「还好就要毕业了,不然我真的会疯掉。」
「说到毕业,宇强,大学四年,让你觉得最遗憾的事是什么?」雅芬问道。
「最遗憾的事?应该就是沒有马子,沒有做过那档事吧。20几岁,还是处 男一个。」宇强漫不经心的答道。
「唉哟!」雅芬大叫:「我不是这个意思啦!」
宇强放下手中的笔,抬起头说:「我很认真的,当全班唯一的处男,这种滋味很难受的。」
雅芬说道:「你跟我说这个又沒用,难道我能跟你做吗?」
宇强开玩笑说:「为什么不行?妳也是女人啊,虽然说性格非常男性化。」
雅芬五指握拳,敲了宇强的头一下,说道:「难不成你想跟我来次一夜情? 想死你喔。当心我男友找人扁你!」
在雅芬抬起手臂的时候,宇强愣住了。只见那无袖的上衣,使得雅芬的白色胸罩露了出来。Size似乎小了一号,过紧的钢圈,挤得一小部份的乳肉不得不到
外面来透透气。想像着雅芬的乳房握在手里的感觉,宇强感到一股慾火正由下半身漫烧开来。
无聊的课本是熄灭慾火的最佳良方。为了转移自己愈来愈强烈的慾望,宇强笑着说道:「一夜情是便宜妳耶!如果要做,妳还要包个红包给我咧!」又说:
「打够了吧,再打下去,只怕报告就做不完了……」
街上的灯火,一盏接一盏的熄灭;扰人的睡意,一波接一波的袭来。
赶完了明天要交的报告,宇强看看桌上的鬧钟,失声叫道:「不会吧!两点半了!」
「真的耶!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就那么晚了!」雅芬接着说道:「报告做完了,睡觉吧。」
不一会儿,雅芬已钻进了被窝里,就在她伸手准备关掉电灯的时候,宇强却是站在床边,脸上挂着疑惑的表情。
「你在幹嘛?睡觉啊!」雅芬说道。
「睡哪儿啊?妳至少也要在地板上铺张毯子吧。很冷耶。」宇强答道。
雅芬又说:「谁要你睡地板?睡床上就好啦。」
宇强说道:「这怎么行?第一,我们不是男女朋友。第二,妳知道的,男生在起床时会有生理反应。如果被妳看到的话,只怕妳又要骂我变态!」
雅芬大声说道:「拜託,我都不在意了,你又何必如此龟毛?我家只有一张棉被,如果让你睡地板,害你感冒的话,我会被雷噼的!来啦!睡觉了。」雅芬
拉着宇强的手,把他拖进了棉被之中。
一个姿色不错身材匀称的女子,躺在距离身边不过几公尺的地方。这种情况下,有几个男人可以安稳的入睡呢?
究竟躺了多久?一个小时?抑或是两个小时?宇强辗转难眠,他愈试着去忘掉雅芬带来的感官刺激,那一套红色的内衣裤与乳肉的影像反而变得愈加清晰。
突然间,宇强觉得有两团柔软的物体往背部贴了上来,当他低头看见腰上雅芬的手臂时,他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天啊!她的睡姿可真差。不过这样也好,虽
然无法真的与她发生关系,至少背上这温暖的感觉,也能让我销魂一阵子了。』
耳边突然捎来一阵暖风,正当宇强觉得奇怪的时候,只听见雅芬开口问道:「宇强,你睡了吗?」宇强沒有回答,因为雅芬的举动使他不晓得该作何反应。
他的肉棒被一双温暖的手紧紧握住,这一双手就像是一个帮浦,使得宇强的心跳唿吸,愈来愈急促。三魂七魄不知不觉飞走了一半,当雅芬再次开口说道:「你
不是想要和我来次一夜情吗?」
雅芬的话使得宇强不由得跳下了床,他打开了电灯,只见雅芬侧躺在床上,眼睛盯着他直瞧。不知何时,雅芬竟已悄悄脱下了睡裤,一件黑色的蕾丝内裤映
入宇强的眼帘。而她胸前的那一道乳沟,就像一把钳子,扼得宇强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宇强以极为颤抖的声音问道:「妳……妳刚才说什么?」
雅芬一边拉起上衣,一边答道:「我说我要和你来一次--一、夜、情!」
宇强问道:「我只是开玩笑而已,妳何必当真?」
在宇强发问的同时,雅芬早已将身上的衣服全部脱下,毫不掩饰地将她的裸体展现在宇强的面前。她缓缓走到宇强的跟前,拉起他的睡衣,手指轻轻划过他
的乳头。她接着蹲下身子,手放在宇强的裤裆处,上下来回地抚摸。
抬起头,她说:「你平常对我这么好,罩我考试,写我作业。如今就要毕业了,我也应该给你一些回馈。」看宇强眼里流露出怀疑的眼光,她又说道:「我
愿意和你做爱,一、是因为我也有生理上的需求;二、是因为我觉得你这个人很不错;三、是我发过誓,这一辈子觉不欠人任何恩情!」
「要还情,妳……请我吃一顿饭就好了。妳真的不用以这种方式报答我!」宇强说道。
雅芬颓丧的坐回床上,以带着些微难过的口吻说道:「你是不是嫌我身材不好?还是嫌我不是处女?」
看着她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宇强急忙解释道:「当然不是!只是一切来得太突然,我一时反应不过来。」他又问道:「如果我真的与妳发生关系,妳不
怕被妳男朋友知道吗?万一事后妳反悔了,又该怎么办?」
雅芬的脸上重拾起笑容,说道:「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你想做,我想做,快乐就好。后悔?沒有丝毫刺激感的人生,才会让人后悔!」说一字走一
步,雅芬来到宇强的面前,手捧着她那小巧坚挺的乳房说道:「你真的一点都不想吗?」
看着两颗浅茶色的乳头,离嘴巴不过数吋之遥,宇强决定豁出去了。理智?今晚让它提早下班吧……
沒有其他初次做爱男生的莽撞,宇强以温柔代替粗暴。他暗暗发誓,要给雅芬和自己一个今生难忘的回忆。轻抚着雅芬的头髮,宇强吻着雅芬,由浅而深,
由短而长,先是嘴唇的相贴,后是舌头的纠缠。有经验的雅芬,引导着宇强的舌头在她的嘴中移动。
两人一路亲到床上,宇强伸手搓揉着雅芬的乳房。掌中那饱满的感觉,使他不禁赞道:「妳的乳房真软,摸起来好舒服。」当他用大拇指与食指夹住右边的
乳头,做扭转的动作时,雅芬的鼻子发出了闷声:「嗯……嗯……」或吸吮或舔弄,雅芬的乳头已经挺立了起来。沾满口水的食指在奶头上画圈,宇强的右手也
沒有闲着,不停地在雅芬的大腿内侧四处游移。
举起雅芬的右腿,宇强从脚趾一路往上亲,就在他准备把头埋入雅芬的大腿中间替她口交时,雅芬叫道:「不要!我会……不好意思……」
宇强问道:「妳的男友不会亲妳这里吗?」
雅芬半羞半怒的说道:「他嫌那里有味道,所以始终不肯吻我那里。不过,他倒是会要求我替他口交,而且乐在其中。」
宇强把雅芬的大腿分得更开,说道:「沒关系的,让我亲一下。就像妳所说的,人生总是需要寻找新的刺激!」手指拨开阴毛,宇强的视缐停留在雅芬的肉
穴上。先前调情的动作,使得大阴唇微微分开,在阴毛上的淫水几滴有如叶上的朝露一样,在光缐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找到了阴蒂的所在处,宇强把大拇指压至其上,以忽弱忽强的力道刺激它。
而当他伸出舌头,开始舔雅芬的蜜穴口时,雅芬的身体不禁开始扭动起来,嘴里发出轻叫:「喔~~喔~~喔~~」
男人婆也是个女人,而只要是女人就会有其温柔的一面。宇强细心导演的前戏,使得雅芬说道:「喔~~我受不了了……快点插进来吧……」听到「插」这
个字时,宇强楞了一下,他实在不太习惯这个字由女生口中说出来的感觉。
握着自己充血的鸡巴,宇强准备好要朝禁地展开屠杀。以雷霆万钧之势,横扫千军之威,宇强的老二往雅芬的淫穴狠狠的插了进去,「啊……」雅芬的一声
大叫,似乎是在为宇强的进攻做喝采。又湿又暖,宇强嚐到了生平第一次幹穴的感觉。
他卖力的摇动着屁股,雅芬的叫声随着抽送的频率起舞:「喔……啊……太爽了……喔喔~~你……真的是……处男……吗……喔……啊……」哪有处男能
持久?当雅芬的阴道收缩,紧紧夹住体内的那根老二时,宇强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快感直冲脑门,这愉悦的感觉来得太过强烈,宇强的精液不听使唤,强劲的射
了出来,射在雅芬的阴道内。
宇强虚脱的躺在床上,精神上强烈的刺激使得肉体感到加倍疲累。看着正在擦拭私处的雅芬,他不禁沉沉的睡着了。
「上课要迟到了,宇强。快点起床!」耳边传来雅芬唿唤的声音。宇强睁开 睡眼惺忪的双眼,发现雅芬早已整理好背包,穿着整齐的等着他。在他起身要进
入浴室盥洗之时,他伸出手试图抚摸雅芬的胸部,沒想到她却大力地挥开宇强的手,正色说道:「一夜情,顾名思义,只有一夜。愉快的经验一次就已足够,若
我们再做一次,我不但对不起我的男朋友,也对不起自己!」
宇强沒有想到昨夜在床上娇喘的雅芬,今日的语气竟是如此无情。「唉~~女人心,何止是海底针,根本就是宇宙里的一颗微尘嘛!太难掌握……太难掌握
了……」
天有雨,在摩托车上的俩人却是无语。宇强万万沒想到,雅芬竟然不再跟他说话。到了学校,死党们也发现情况有异,不停地追问着二人失和的原因。「沒
事!」除了这两个字,宇强能说些什么呢?一夜的激情换来破碎的友情,是得还是失?宇强渐渐迷惘了……
「喂喂!老公,妳在想些什么?」宇强的老婆--雅芬,将他的思绪拉回了现实世界里。此雅芬非彼雅芬,只是碰巧同名而已。毕业多年之后,宇强认识了
现在的老婆,还记得当初刚得知她的名字时,他自己还不小心把一杯咖啡泼在身上。也许是命运有意的安排,经过几个月的交往,他就和后来认识的这个雅芬结
婚了。
「喔,沒什么,想一些事情而已。」宇强说道:「嗯……老婆,我想做。」说完这句话,他伸出双手环抱着老婆的腰肢。
「等一下,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为什么每次一到下雨天,你的性慾就特別旺盛?」雅芬开口问道。
宇强似笑非笑的说:「哪有?是妳多心了。对了,今天我想玩角色扮演,内容是--巧遇旧情人,浪漫一夜情……」